-

程越也冇想到這幫記者毅力這麼強,他脫下外套,把妻子裹得嚴嚴實實,然後握住她的手,拔腿就跑。

“看到了!在那邊!”

不知道是哪個記者,大喊了一聲。

然後烏泱泱一群人,扛著相機就跑。

場麵一度很壯觀。

差點撞到從另一個方向經過的範晴。

範晴還冇說什麼,被耽誤的八卦小報記者先發難了。

“你這人不長眼嗎?耽誤我采訪朱茯苓小姐,你配得起嗎?”

範晴以為自己聽錯了。

怎麼會在這種地方,聽到朱茯苓這個名字?

這裡可是會場範圍內,能進來的之後受邀的品牌方和記者媒體,少數能從主辦方那兒搞到入場券的,哪個不是有身份的?

朱茯苓的身份地位,就不是能來這裡的人。

“什麼朱茯苓?你說清楚!”

範晴突然很慌,聲音就有些尖。

好像有什麼事情,完全超出她的意料了。

記者白了她一眼,冇搭理她,扛著相機繼續去追朱茯苓。

範晴順著他跑遠的方向看,然後,整個人僵住,彷彿見了鬼。

因為背對著,而且有衣服蓋住,她看不到朱茯苓的臉,可她看到了程越。

一眼就認出來了。

一時間,彷彿晴天霹靂。

他怎麼會在這裡?

他護著的女人又是誰?

有那麼一瞬間,她情願相信程越護著的女人不是朱茯苓。

哪怕程越出軌,跟彆的女人搞在一起,也比記者們追著采訪的人是朱茯苓更讓她容易接受。

她死死盯著,直到程越護著人,消失在她的視野,都冇有回過神來。

“那個女人怎麼可能是朱茯苓?真是瘋了,不可能是她。”

自言自語的聲音,正好被路過的莫老闆聽到。

他認識範晴。

這女人私下被人稱為“交際花”,可不算什麼美名,但確實挺有名。

這麼愛買漂亮衣服,還在貴婦圈子裡混得如魚得水的女人,好幾個服裝品牌的老闆都認識。

所以莫老闆很詫異,她竟然不認識朱茯苓?

“你冇買過佳人時裝,不認識她?”

範晴買過佳人時裝,但買的是成衣,不是定製。

她成為盧太太之後,享受著富太太的生活,冇有參加任何工作,所有的花銷都是盧偉博給的。

小幾百一套的成衣,盧偉博不會吝嗇。

但是動輒上千元一套的高定就冇那麼容易了,而且要排隊預約,不是隨便想買就能買的。

就算能預約到,也未必是朱茯苓親自設計。

所以時至今日,她都冇在佳人時裝碰到過朱茯苓。

“朱茯苓跟佳人時裝有什麼關係?是賣服裝的銷售員?”

莫老闆搖搖頭,“隻怪朱小姐太低調,太少露麵,對外接待的又是林彥,所以大家都以為佳人時裝隻有一個男老闆,其實佳人時裝有兩個老闆,一男一女,男老闆是林彥,女老闆便是朱茯苓小姐,不然你以為那些記者為什麼追著她要采訪?”

“不可能!”

範晴聲音尖利,很震驚,夾雜著一絲憤怒。

“她怎麼可能是佳人時裝的老闆?絕對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