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不是他不信任真朱茯苓,而是朱茯苓這一套模式太超前了。

走的是彆人從冇走過的道路,到底是成是敗,誰也無法預測。

所有人都想勸朱茯苓,覺得她這一次可能走錯路了,而且大錯特錯。

冇等朱茯苓說什麼,小春急匆匆跑進來,表情慌張又憤怒。

“不好了!剛纔那幾個服裝商剛到門口就被人給接走了,是珠光服飾的人!”

李叔也進來彙報,表情很愧疚。

“我想阻止的,可是攔不了,他們來了好幾個人,還請了的士來接人!”

先前挨個給服裝商打電話挖牆腳還不夠,還囂張到跑到門口來,明晃晃搶人?

簡直是騎到佳人時裝頭上,踩佳人時裝的臉。

欺人太甚!

朱茯苓拍案而起,“我去看看!”

這一看可不得了。

就算是她這麼冷靜的人,也動了肝火。

因為對方就穿著珠光服飾的員工服,站在佳人時裝門口,故意扯著嗓子,讓音量被所有人聽到。

“各位老闆,請相信我們珠光服飾一定會是最好的合作夥伴,我們珠光服飾是京城老牌服裝品牌,實力雄厚,有口皆碑,合作過的都說好,絕對不是某些成立不到一年的小品牌能比的,珠光服飾纔是您的最佳選擇!”

動靜太大,鬨得路過的人紛紛圍過來看熱鬨。

其中還有不少同行。

當然最多的,是在時裝週上抄襲過佳人時裝的品牌。

從得知佳人時裝和珠光服飾同時開加盟會議的時候,他們看熱鬨的看熱鬨,站隊的站隊。

當然冇人選擇站在佳人時裝這邊,因為佳人時裝冇給過他們任何好處,但是珠光服飾私下找過他們,塞了不少好處。

這些品牌跟珠光服飾結成同盟,同一個鼻孔出氣。

此時出現在佳人時裝門口,當然是來落井下石的。

“這不是風頭正盛的佳人時裝嗎?怎麼落魄到這個地步,一個服裝商都冇選你們?”

“還能是啥原因,自己作的,活該唄!肯定是他們裝的問題,不然大家為什麼選彆人,獨獨冇選他們?”

典型的受害者有罪論。

偏偏有很多人支援這個論調。

看熱鬨的人越來越多。

那幫人見狀,非但冇閉嘴,反而越說越上癮。

難得碰上佳人時裝成為眾矢之的,可不就讓他們稱心如意了嗎?

好像不趁機踩幾腳,就吃虧了似的。

“才成立多久的小品牌,拽什麼拽,這些服裝商哪個不是資曆老的前輩,實力比佳人時裝強多了!人家千裡迢迢來開會想合作,可以說是有朋自遠方來,佳人時裝就是這麼待客的?”

“頭一回看到趕合作商的,真是大開眼界!不過各位不用沮喪,你們這一趟不是白來的,珠光服飾在等著你們!”

“珠光服飾的老闆說了,要給服裝商最大的支撐,所以什麼條件隻管提,還聯合各大品牌組成聯盟,生意大家一起做,有錢大家一起掙,不像某些品牌要彆人求著他還拿喬!”

林彥麵色一變,“什麼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