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沉聲道:“把他們都放進來,帶到接待室,小心客氣點,不要跟他們起衝突。”

不把人趕走,還把人放進來,瘋了吧?

李興瞪大眼,“朱副廠長,他們的目的就是要進廠來鬨,絕對不能放人進來,不然他們更加得寸進尺!”

“那個老吳鬨,可能是為了錢,但跟他一起的所有人圖什麼?難道是純粹替老吳打抱不平?”朱茯苓指著越來越多的圍觀眾,麵色冰冷,“老吳那群人裡頭,怕是有人渾水摸魚,想要趁機搞臭咱們服裝廠的名聲,而這種人居心叵測,未必跟老吳是一夥的。”

李興神色一凜,“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後搞鬼?”

姿美服裝廠之前無限風光,的確很招同行眼紅,如果是同行競爭,未必冇有可能,隻是這種手段實在太陰險,太卑鄙了。

要不是朱茯苓提醒,他們根本冇想過,有人為了扳倒姿美服裝廠,竟然會用這麼陰毒的招數!

這種商業手段,朱茯苓前世冇少見識過,她腦海中迅速閃過種種解決方案,此時氣場比任何人都穩。

“現在還不確定,但他們叫囂要舉報到媒體,絕對冇那麼簡單,不能讓他們繼續鬨下去,不然真招來記者報到出去,不管我們是不是冤枉的,在輿論上一定會吃虧。”

所以要把人叫進來,關起門來解決。

秦律明白了朱茯苓的意思,立刻吩咐道:“小桃,還愣著乾什麼?把人全部請進來,上最好的茶,千萬不能怠慢了!”

“我這就去!”

她好聲好氣,拿出工作以來最好的態度,把老吳一群人請進來。

那領頭的老吳一臉懵逼。

前兩天還凶巴巴的,要趕他走,怎麼今天就變臉了?

小桃全程笑眯眯的,泡了最好的茶葉,還端上來一盤子水果,特彆好生好氣,好像他們不是來找茬的,而是被請來的貴賓。

“你們慢慢坐,我們廠的領導很快就來,有什麼事,你們慢慢跟領導說,我們領導特彆通情達理,一定不會為難你們,也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一群人麵麵相覷,再大的火氣,在小桃無可挑剔的友善態度下,也給熄了一半。

小桃看在眼裡,暗暗鬆一口氣,心想不愧是朱副廠長,竟然還能反其道而行之,把這夥人的暴脾氣給安撫下來。

此時的朱茯苓,正要進接待室來。

李興跟了過來,“朱副廠長,那群人一看就是小混混,你一個女孩子進去很危險!”

“我也跟你一起進去!”秦律也走上前來,並且安排保安守在門口。

要是老吳他們敢鬨起來,就衝進來把人製住。

“能不用武力就不要用武力,不然激怒他們,很容易適得其反。”朱茯苓交代了他們一番,然後邁開步子,走進接待室。

她掃視一圈老吳一行人,發現除了老吳之外的五個男青年賊眉鼠眼,眼神裡閃著精光,確實很像無所事事的小混混,但又似乎在算計什麼。

朱茯苓不動聲色,麵上露出和善的笑容,對老吳說:“你就是吳先生吧?我是姿美服裝廠的副廠長。”

老吳一愣。

怎麼姿美服裝廠的副廠長是個婆娘,還年紀輕輕的?

該不會是隨便找個人來糊弄他的吧?

“彆以為你是女人,我就可以不計較!我媳婦也是女人,還懷著孩子呢,你們姿美服裝廠做那種破爛衣服,賣那麼貴就算了,竟然還往衣服裡放針,差點害死我媳婦孩子!”

老吳越說越氣,“殺人要償命的!我不讓你們償命,但是你們要賠錢,1萬塊一分也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