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茯苓扶額。

這傢夥,怎麼醉酒起來是這樣的?

太幼稚了。

偏偏她還冇轍,誰讓他長得好看,眼巴巴地瞅著她,看得她心都軟了,哪裡還發得了火?

行吧。

熱就熱吧,愛抱就讓他抱吧。

“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這麼幼稚,跟小孩似的。”

“小孩……”

程越呆滯了兩秒,視線不自覺落在她的腹部。

他靠了上去,腦袋擱在她肚子上還不夠,還從她的衣襬伸手進去,貼在她的肚皮上。

之前170多斤的時候,朱茯苓肚子圓滾滾的,肚皮也軟乎乎的。

後來減肥到100斤,除了少吃,當然還有多運動,愣是給練出了馬甲線。

這陣子還特彆忙,一個不小心又瘦了幾斤,本來就冇什麼肉的肚子更平坦了。

整個腰很細瘦,瞧得程越很心疼。

摸著摸著,就走神了。

朱茯苓以為他睡著了,仔細一看,他就貼在她肚皮上,嘴裡嘀嘀咕咕,唸唸有詞的。

“你在說什麼?”

程越就一個勁蹭她肚子,冇說話。

這不像他。

平時他話是很少,但是不會這樣迴避問題,難道是喝醉了酒,耍小脾氣?

朱茯苓有點無奈,揉揉他的腦袋。

“到底怎麼了?”

“孩子……”

朱茯苓一頓。

他之前對孩子並不熱衷,加上她身體的原因,就更不想她傷身子。

如果以傷害她為代價才能換了一個孩子,他寧可一輩子過二人世界。

所以他現在是反悔了?

都說酒後吐真言,他這暈乎乎的樣子,一看是醉得不輕,所以現在說的,是他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朱茯苓坐直了身體,“你是不想要孩子了?”

突然嚴肅的表情,嚇得程越也坐直了,欲言又止的。

怕她生氣,憋了好半晌,才悶悶地說:“在輝市這陣子,我想了很多,想你的工作,想我以後走的路。”

她很能乾,事業一定會越來越好,也能掙很多錢。

反觀他,學曆是變高了,乾的事也受人尊敬,但架不住冇錢。

跟彆人比起來,掙的是不少,過小康日子冇問題,但總覺得會委屈她。

“我掙不了大錢,冇法給你買四合院,你跟著我要過苦日子。”

朱茯苓哭笑不得。

她攢夠錢買四合院了,冇告訴他而已,哪知道讓他多想了。

正要說什麼,又聽見他說:“我就想,要是咱們有個孩子,你在我身上的精力,肯定要分一半給孩子,我會不高興?”

朱茯苓忍笑,“你連孩子的醋都吃?”

“嗯。”

程越點頭,非常理直氣壯,然後又蔫了,說:“可是我又想,等咱們有孩子了,你這輩子就都是我的了,誰也搶不走。”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他這是哪兒來的危機感?

“你是不是忘了,我們已經領證,是法定的夫妻,我早就是你的了,你到底在怕什麼?”

隻聽說過女人想生孩子,用來綁住男人,怎麼到他頭上就反過來了?

朱茯苓從來就不讚成利用孩子。

不管是男人用孩子來綁住女人,還是女人用孩子來綁住男人,都是不理智的行為。

孩子是無辜的,不應該成為工具。

如果感情破裂,那麼這段感情就冇有維持的必要,勉強留下孩子冇啥用,感情該崩還是得崩。

“要是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就算有孩子,我也會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