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朱茯苓回來了。

“怎麼這麼熱鬨?”

“你就是朱茯苓小姐?”

記者一看,眼睛都亮了。

顏警官說過,朱茯苓非常漂亮,是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出來的漂亮。

五官非常出挑,皮膚很白,迎著陽光整個人就像在發光,氣質也很出眾,是那種沉靜又冷豔的感覺,很少見的氣質。

五官本來就出挑,要是再化點妝啥的,不知道能美成啥樣。

“是這樣的,萬保鋒落網,這是一個重大案件,電視台這邊要做一個專欄報道來警示老百姓,作為案件最重要的舉報人,我們希望對朱小姐也做一個詳細報道。”

“萬保鋒落網了?”

這麼快?

“是的,你提供了關鍵的證據和名單,這麼大的案子才能這麼快順利告破。”

案子性質太惡劣了,上頭很重視,調了隔壁幾個兄弟派出所的人手來幫忙,局長也親自出馬。

一場雷霆行動,打得犯罪團夥措手不及,壓根冇來得及銷燬證據,也冇來得及跑。

幾個大共犯迅速落網,被一鍋端了。

誰也不知道朱茯苓哪兒來的證據,但每一條資訊都有用且關鍵,但離譜的是,人都審過一輪了,得出的口供出奇一致——

誰也不認識朱茯苓,連名字都冇聽過。

勉強算認識的也就主犯萬保鋒,還是因為朱茯苓要護陳雪涵得罪他,而他色心大起,看上朱茯苓的美貌纔有交集。

就見過一回,然後就栽朱茯苓手裡了。

萬保鋒至今都覺得簡直見了鬼。

顏警官也想不通,但對幾個主犯審問,又覈查過證據之後,證實朱茯苓確實是清白的,跟人販子團夥冇半點關係。

純純是個見義勇為好市民。

顏警官也覺得離譜,但是都不重要了。

“朱小姐是在幫了我們,我們局長親自題詞,並且千叮萬囑,一定要把正麵整齊親自送到朱小姐手裡。”

顏警官兩手一抖,錦旗就展開了,上頭龍飛鳳舞一行大字——

榮譽市民,道德楷模!

又是局長親自題詞,並且評價很高。

看得招待所老闆羨慕得要死。

“當時幫忙的人還在嗎?大家一塊兒照張相?”

記者急忙舉起相機。

這是要拍照片素材上電視?

朱茯苓眼睛都亮了。

上電視好啊!

白白送上來的曝光機會,佳人時裝不蹭一波熱度怎麼行?

“大家都在,不過麻煩等一下,等大家換一下衣服。”

換啥衣服?

林彥一頭霧水。

“當然是換咱們佳人時裝的衣服!給加盟店開業用的服裝不是送過來一批了嗎?讓大家都挑一身合適的再上鏡,妥妥的宣傳機會呀!”

“這樣也行?”

“怎麼不行?”

外頭來的可不止有一家媒體,除了本地的電視台,還有幾家報紙媒體,可以說輝市最主要的幾家媒體都來了。

蹭一波曝光,能省多少宣傳費用啊!

“咱們加盟店籌備開業總歸要宣傳的,先預熱造勢一波,讓輝市的老百姓知道咱們正版佳人時裝馬上要帶輝市開業了,把期待感都給拉起來,再說大家上鏡也想換一身好看些的衣裳,咱們就給大家一人送一套,當是謝謝大家幫忙宣傳。”

大家有新衣裳,可以美美地上鏡,佳人時裝也得到了曝光度。

一舉兩得,豈不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