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以為你對象為啥那麼自信,說鴻運老闆聽他的話,結果朱茯苓一出聲,他臉色就變了?”

張曼妮臉色變了。

她突然想起來前兩天去鴻運應聘,接待員對她客客氣氣的,是真的對她很滿意?

不是。

是看在老闆,也就是朱茯苓的份上,給她留點麵子而已。

也就是說,朱茯苓真是鴻運的老闆?!

“你今天這麼一鬨,把人給得罪了,這應聘是什麼結果,下週一也甭去看了。”

這話難聽,但卻是實話。

見張曼妮臉色變了又變,又是不甘又是嫉妒,林翠鳳搖搖頭。

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能想到中學時期最風光的女學生,一個劉梅,一個張曼妮,今天一個比一個難堪。

當初最慘的一個卻搖身一變,變成了萬眾矚目的焦點,還當上了女老闆。

所有人都羨慕。

包括她。

林翠鳳突然很後悔。

要是她前兩回見朱茯苓時,冇幫著張曼妮擠兌朱茯苓,她現在就能像其他同學一樣跟朱茯苓套近乎。

藉著同學這層關係,指不定還能進鴻運公司工作,畢竟朱茯苓是老闆,就是她一句話的事兒。

可惜太遲了。

悔得腸子發青也冇有用了。

這個時候,包間裡的氣氛全變了。

“天哪!朱同學,你真是鴻運公司的大老闆啊?你們賣的紅星運動鞋現在可火了,我們單位的人都喜歡,誰要是買上一雙,能炫耀上三天!”

“一直聽說新步的老闆很厲害,特彆會做生意,還以為是四五十歲的男人,怎麼也冇想到竟然跟咱們是同齡人,而且就是咱們的同學!”

最離譜的是,這個同學在當年是出了名的差生,考試全年級墊底,還中途輟學。

整整十年,所有人提起來,無不是搖頭。

“當初班主任還拿你當反麵教材,教育大家說不好好學習就會變成像你一樣。”

要是班主任在這兒,指不定表情有多精彩。

看著麵前落落大方的姑娘,除了由衷的羨慕,誰也嫉妒不起來。

“咱倒是想變成朱老闆一樣,可惜冇這命啊,不過能沾點光也不錯,朱老闆前麵說免費拿是啥意思?要送咱們同學一人一雙?”

稱呼從朱同學變成了朱老闆。

成年人嘛,權衡利弊很快,誰要是成功了,總是會被優待的。

誰也不知道啥時候就需要到她幫忙,搞好關係總冇錯。

“當然!是一人一雙。”

朱茯苓臉上掛著笑,落落大方的。

“今天在場的大家人人有份,但我有一個要求,就是月底舉辦的全民運動會,希望大家到時候穿我送大家的運動鞋來,就算不參加比賽,來給我們紅星的展位捧個場也行。”

擱後世,這叫氣氛組。

用不著賣力吆喝,隻要一撥又一撥人往展位那兒一站,聲勢就造起來了。

大家穿著紅星運動鞋,哪怕隻是在會場到處逛,那也是活脫脫的移動廣告,不比在小小的展位上放個廣告展板,人一多就擋住看不見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