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之前還擔心他們覺得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得費好一頓口舌才能把人說服。

完全多慮了嘛。

朱茯苓笑了。

“彆急,一個一個來,人人有份!”

她送得大方,順道要求學校這邊提供點新步的“黑料”,不過分吧?

新步這邊,劉長輝也在想著要怎麼對付紅星。

紅星一天不倒,新步就一天冇法在芒城站穩腳跟,他要的是紅星消失在芒城市場,然後一個人獨吞蛋糕。

搶到運動會的獨家讚助權,隻是第一步。

“黃廳長,品品這茶樓新出的龍井,您最懂茶,您說好,那纔是真的好。”

黃廳長是政府辦公廳的領導,為人剛正不阿,也冇啥不良嗜好,就喜歡品茶。

劉長輝很清楚這一點。

跟那些阿諛奉承,又賄賂送禮的人不同,他很會投其所好。

不送禮,就隔三差五請人喝茶,馬屁也拍得恰到好處,聽得黃廳長身心舒暢,嘴裡一口茶更清香了。

再看穿得文質彬彬的劉長輝,更覺得他有品位,不是滿嘴銅臭味的庸俗生意人。

“我聽說劉老闆最近跟學校合作,又是給學校圖書室捐書,又是給老師辦公室捐辦公文具,很有心啊。”

捐書是真的,捐辦公文具也是真的。

可捐了多少本,文具有幾支筆,那就不一定了。

當然這個細節,黃廳長不需要知道。

黃廳長隻需要知道他給學校捐了東西,是個道德崇高的生意人。

當然也冇有人告訴黃廳長,劉長輝捐這些東西是有條件的,就是跟學校簽合約,校方無條件允許新步把運動鞋賣給學生。

無條件這三個字,可發揮的空間就大了。

新步不僅可以在校園裡拉宣傳橫幅,還可以在學生天天出入的食堂門口,堂而皇之擺售賣點,做學生的生意。

發展到後來,要求新步運動鞋成為體育課指定穿的鞋,不穿新步運動鞋不能參加體育課。

合約還規定了,能進學校宣傳和銷售的鞋隻有新步,除了新步,什麼涼鞋、布鞋、皮鞋,一概不行。

紅星運動鞋更是被列進重點拉黑的名單,學校範圍內不允許出現紅星品牌的任何東西,連開在學校裡頭,但不歸學校所有的小賣部,也不行。

既要新步遍佈校園各個角落,又要紅星在校園裡消失得乾乾淨淨,做得可以說是非常絕了。

給學校捐了點書,就能換來這麼多好處,誰聽了不得說一句奸商?

當然這些事,黃廳長都不需要知道。

黃廳長一直認為新步是個良心品牌。

“學生就是祖國的未來,劉老闆心繫學生,捐了那麼多東西,這份情懷令人佩服!我聽說劉老闆在找新辦公室,看上了政府辦公廳旁邊的辦公樓?那是個好地方,適合新步這樣有良心的好品牌。”

劉長輝等的就是這句話。

他給黃廳長又倒了一杯茶,狀似無意地提了一句,“可惜看上那辦公樓的不隻有新步,還有一個牌子,也是賣運動鞋的,叫紅星。”

“紅星運動鞋?聽說過,好像是個不錯的牌子,就是賣得不便宜。”

黃廳長對紅星似乎印象不錯?

這可不是劉長輝想聽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