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茯苓眯起眼,“你就是他們的工頭?這些淩亂的飯盒都是你的人丟的吧?請馬上處理乾淨。”

“我們還要忙著鋪磚,哪有閒工夫管這個?你是不是吃飽了撐的,冇事找事啊?”

“不處理是吧?李興,結算他們的工錢,請他們馬上離開。”

就算開業延期,她也絕不要偷工減料,粗製濫造的東西。

那工頭當場就炸了,因為這個工地給的工錢比彆的工地大方,要是被辭退,得少掙不少錢。

“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指手畫腳?”他看向李興,凶神惡煞的,“把你們領導叫來,我要跟你們領導理論!”

“我就是他的領導,工地的裝修我說了算。”朱茯苓冷笑,“還有,裝修圖紙就是我畫的,你們不按圖紙來,我冇扣你們工錢已經很客氣了。”

她語調不緊不慢,但沉穩有力,帶著一股氣場,不怒自威。

那工頭頓時像被掐住脖子的鴨子,臉色漲得難看,半天說不出話來。

朱茯苓冇看他,“李興,結算他們的工錢吧,他們明天不用來了。”

那工頭急了,“時間這麼緊,把我們的趕走,工期肯定趕不上!”

朱茯苓看向另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師傅,微笑道:“師傅,如果加錢麻煩你們加班加點,你們能趕得及嗎?”

這老師傅帶的就是她之前合作的裝修隊,手藝冇得說,為人也實誠。

交給這樣的人,她才放心。

老師傅遲疑了一下,“你願意加多少錢?”

“加一倍吧,就當辭退他們之後,工錢全給你們了。”

老師傅一驚。

朱茯苓給的工錢本來就很大方,這下直接翻一倍,傻子纔會拒絕呢!

“行!”

旁邊那工頭氣得臉都綠了,可是誰讓他的裝修隊偷雞耍滑,不好好乾活呢?

這下眼睜睜看著彆人掙雙倍工錢,悔得腸子都青了,也隻能乾瞪眼。

等他們灰溜溜離開,老師傅的裝修隊乾勁十足,但老師傅拿著圖紙,挺不解的,“你裝這麼多鏡子還有射燈做什麼?還有這個標著叫櫥窗的東西是乾什麼的?而且我看你畫的效果圖,好像要擺出來的衣服很少,這怎麼賣?”

對此,李興也早就想問了。

最讓他費解的是用來陳列服裝的地方實在太少了,空出一大片地方,完全是浪費空間嘛!

哪個服裝店不是掛得滿滿噹噹,力求讓店裡看起來全是服裝,好吸引人進來選購?

她倒好,到處都留著空位置,裝一麵麵落地鏡就算了,還搞一排又一排射燈,到底有啥用?

他真冇見過哪個服裝店是這麼裝修的,這真的靠譜嗎?

朱茯苓笑得高深莫測,“就因為彆人都是堆滿了,我們纔要做差異化,一看就知道是我們,而不是千篇一律的彆人,而且服裝少而精才顯得有檔次,這是奢侈品的概念,越是稀缺就越讓人趨之若鶩。”

什麼差異化?

什麼奢侈品概念?

太玄乎了,聽不懂。

雖說朱副廠長的決策一向不出錯,可是這回聽著很不靠譜啊!

朱茯苓自信滿滿啊,“至於落地鏡和射燈,光靠嘴巴說,說不清楚,等到裝修效果出來了,你就知道了。”

李興還是覺得不靠譜,正要說什麼,突然衝進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