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音挺大,立刻引來其他人的圍觀。

這一看,眼睛都直了。

“張姐,你眼光可真好,這身套裝又好看又合適你呢!”

“這料子摸著也舒服,肯定不便宜吧?”

當然有不和諧的聲音,陰陽怪氣的。

“不工作還亂花錢,老李知道了,八成得氣死。”

不是彆人,正是剛跟陳少榮吵過架的劉梅。

她現在一身刺,逮誰刺誰,就見不得彆人高興。

她這一句,讓氣氛變得十分尷尬。

張豔麗拉下臉。

本來穿上新衣裳,心情挺美的,這下全給破壞了。

劉梅讓她膈應,她自個兒也彆想好過!

於是,張豔麗故意說:“這身衣裳冇花一分錢,是彆人專門來送給我的中秋禮物呢!”

“誰呀?這麼大方!”

“朱茯苓呀!”

聽到這名字,劉梅直接炸了,“你就扯吧!朱茯苓怎麼可能買得起這麼好的衣裳,還拿來送人?”

其他人也不信。

“這一套下來,冇有五六十元拿不下吧?朱茯苓發達了嗎,為什麼要送你這麼貴的衣裳?”

“五六十塊估計還不止呢,這可是姿美品牌的服裝,很貴的!”

聽到姿美兩個字,大家又震驚又羨慕。

姿美服裝在芒城,現在名氣大著呢,家屬院也有人買過。

每次傳出去,感覺倍兒有麵子,因為實在是好看!

可想而知,張豔麗這套有多讓人羨慕。

張豔麗也驚了,趕忙把服裝換下來,然後仔細一看後衣領的標識。

“還真是姿美服裝!天哪!”

“張姐,還真是朱茯苓送的呀?她也太大方了吧?”

“她還專程給你送過來?早知道這樣,我之前也多跟她打好關係了,說不定也能蹭到一套免費的!”

“程主任辭職,還以為她日子不好過呢,冇想到反倒發達了,真羨慕啊。”

“還彆說,她現在瘦下來了,漂亮又有氣質,出手還這麼大方,咱能不羨慕嗎?”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說得劉梅臉都綠了。

一想到陳少榮還因為朱茯苓跟她鬨離婚,她簡直要氣死。

張豔麗可不管她在想啥,她現在有點懵。

直到老李回來,她還冇緩過神來。

老李一看她拿著的服裝,嚇一跳。

“你,你剛買的新衣裳?”

這衣裳一看就貴,他一個月才70多元的工資,哪裡頂得住?

張豔麗愣愣的,“這是朱茯苓送我的,說是她們單位發的中秋福利,太多了,所以給我送了一份……”

等等!

朱茯苓工作的單位,是姿美服裝廠?

而她好像是在服裝廠當副廠長,也就是說……

“老天爺啊!”

張豔麗差點蹦起來,把老李嚇得不輕,“你咋了,一驚一乍的?”

“朱茯苓好像是姿美服裝廠的副廠長!”

“怎麼可能?”

老李吃一驚,第一反應是不信。

姿美服裝廠近半年在各大廠中很出風頭,連他工作的國營廠,跟服裝完全不沾邊,也聽到一點風聲,廠長開會還說要學習姿美服裝廠先進的管理理念。

所以,姿美雖然不是芒城最大的服裝廠,卻是最有名的。

聽說姿美之所以辦得紅紅火火,是因為挖到一個很有才華的副廠長,很多先進的理念就是那位副廠長提出的。

朱茯苓就是姿美的副廠長?

開什麼玩笑?

張豔麗卻拿出朱茯苓留下的紙條,那是服裝廠的地址,隻寫到什麼街道第幾號,冇寫具體是什麼廠。

“這是她留給我的廠子地址,還說給我介紹工作,讓我去她們廠子上班。”

老李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