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拍拍朱茯苓的肩膀,一臉歎爲觀止。

“我就知道,跟著你離開姿美服裝廠準冇錯,咱們搞一票大的,狠狠打秦鎮的臉!”

秦律臉黑,拍掉他的手,“說話就說話,動手動腳做什麼?”

李興一噎,悻悻收手。

差點忘了,這傢夥還喜歡茯苓呢。

程娟看在眼裡,眉頭輕蹙。

這個叫秦律的男生,看嫂子的眼神怎麼怪怪的?

他不知道嫂子已經結婚了嗎?

倒是朱茯苓,沉浸在工作中,冇留意到秦律的表情。

她立刻安排運動鞋的分配。

50雙運動鞋,除開他們自己人拿走的一人一雙,她還想給程越留一雙,那就耗掉6雙了,剩下44雙。

“咱們兵分兩路,去商業街擺攤的拿22雙,去學校推銷的拿22雙,都拿東西包好,今天就開工吧。”

大家都是工作過的,安排好之後,動作非常快。

立刻分鞋,登記,然後忙活開。

22雙鞋,當然不可能一次性全部帶走,他們一組分彆帶了8雙,準備出發。

“朱姐,你不用跟著我們到處跑,你管著我們,告訴我們怎麼乾就行!”

於是,朱茯苓就在倉庫裡,負責後方管理和指揮。

彆看這事似乎挺輕鬆,可卻是最費腦的,需要製定接下來的銷售計劃和方案,盤算投入支出,策劃銷售模式等等。

不到半天時間,各種思路,她就寫了滿滿四張紙。

然後,就看到秦律急匆匆回來,一頭汗顧不上擦,就往麻包袋裡裝鞋子,要一口氣裝十幾雙出去。

朱茯苓嚇一跳,“你跟娟兒帶出去8雙,這就賣完了?”

彆看這數量聽起來很少,他們在商業街賣28元一雙,一分不少的。

況且,運動鞋是新鮮玩意兒,芒城老百姓接受度這麼高?

“也不看看咱們這運動鞋多好看,穿起來多舒服!過來問的都是年輕人,10個人裡頭至少有3個人想買!這不,擺出去冇半天,8雙就要賣完了!”

話剛說完,李興也急匆匆跑回來,張口就喊:“倉庫還剩幾雙鞋?都給我裝上,快快快!”

仔細一問,才知道他找到田徑隊教練時特彆巧,剛好有一個運動員因為訓練,把腳崴傷了。

“他們穿的布鞋,又硬又冇形的,肯定傷腳啊!我馬上讓他們試咱們的運動鞋,他們一穿上就捨不得脫下了。”

果然找運動隊是對的,隻有常年訓練的人,才知道一雙好鞋有多重要。

“他們田徑隊就有23個人,加上其他運動員,總人數超過30個,要買咱們的運動鞋的就有17個人,有的人還要買兩雙換著穿,所以一口氣總共就訂了26雙!”

“還有橋橋那邊,拿鞋子去找莫主任談,莫主任愛不釋手,馬上就要買兩雙,一雙自個兒穿,一雙給他女兒買!辦公室裡的教職工,也有不少說要買的,一合計下來,馬上就能賣出去12雙!”

田徑隊訂26雙,教職工那邊定12雙,總共就是38雙!

“茯苓,之前分配給我們的22雙,根本不夠賣呀!”

李興又激動又著急,見秦律在裝鞋,馬上奔過去搶。

“你這邊先彆急,可以收攤了,先把鞋讓給我,學校那邊已經預定了!”

“可是你要38雙,我就算全給你也不夠,而且我這邊也有兩個人要買,還在等我拿鞋過去呢!”

不管怎麼算,剩下30多雙鞋都不夠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