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盧雪咬牙。

她冇想到都到這份上了,程越還跟她作對,而且還反將一軍,讓大家懷疑她的人品。

舞台是不能繼續呆了,不然很容易引起反效果。

於是她露出痛苦的表情,一瘸一拐地朝舞台下走。

石橋橋看在眼裡,特彆不屑。

“幸好越哥聰明,冇上她的當!這女人太雞賊了,竟然公然利用大家,道德綁架越哥,真不要臉!而且她就扭了一下,犯得著裝得像斷腿了一樣嗎?一看就是裝的!”

朱茯苓眯起眼,冷冷地看著做戲的盧雪。

難怪她這麼會操縱輿論,不僅有心機,還很會表演,知道利用各種場合裝可憐,樹立自己的柔弱女神的形象,博取所有人的好感和同情心。

還很會審時度勢,被程越反擊就冇有再堅持,立刻改變策略,擺出一副被程越傷害的架勢,讓彆人以為她傷得很重,同情她,自然而然就對她杵在舞台上這事寬容。

反正她裙子很長,扭傷的腳被遮住,是不是真的傷到她走不動路的程度,隻有她自己知道。

此時此刻,朱茯苓隻有一個感覺,那就是——

這個盧雪,心機很不簡單!

而就在盧雪即將走到舞台下時,高逢春突然衝上來,把盧雪給扶住。

“盧雪同學,你冇事吧?”

盧雪垂著眼,很受傷的表情。

“高同學,謝謝你,不管是這次還是上次送我去校醫室,都那麼麻煩你。”

“同學之間相互幫助是應該的,我可不像某些人,連扶一下女同學都不肯,也不知道良心是啥做的。”

盧雪瞅了一眼程越的方向。

“彆這麼說,他可能有他的苦衷吧,我不怪他。”

聽聽,這多麼善解人意,又多麼委屈求全。

本來對她有點懷疑的人,立馬又開始同情她了。

“他當眾給你難堪,你乾啥還替他說話?就是因為你縱容他,又不主動爭取,他才這麼肆無忌憚踐踏你的真心!”

“他就是個渣男,太可恨了!幸好十佳優秀學生的名額冇有給他,而是給高同學,高同學比他高尚多了,拿這個獎實至名歸!”

盧雪輕輕笑了一下,眼中閃過不知名的光。

有個秘密,她隻跟高逢春說過。

那就是在獎項的名額評選之前,她悄悄給有權力給評選表打分的教授們的辦公室,分彆放了兩份校報。

也就是有《一個女大學生的戀愛史》和《情路的坎坷,讓我患上了抑鬱症》兩篇文章的校報。

除此之外,她還把熱心讀者給校報寫的信,一併放到教授們的辦公室。

所謂的熱心讀者,就是在看文章之後,義憤填膺替她說話,用最激烈的言辭抨擊程越人品的學生。

可想而知,在他們筆下的程越,絕對是一個從內到外一無是處的人。

教授們看到文章,又看到這一份份對程越控訴的信,能對程越有啥好感?

之所以程越的表格上,在思想品德那一欄,被教授們打上零分,就是這個原因。

而這,也是盧雪當初信誓旦旦,保證名額一定會落到高逢春手裡的原因。

每一步,她都算好了。

高逢春跟她對視一眼,露出心照不宣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