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姐,是要畫成這樣嗎?”石橋橋把畫紙遞過來。

她不愧是科班出身,不管是服裝設計還是畫畫作品,都非常有靈氣。

“咱們要畫多少?”

“越多越好,不同形態,不同角度都要畫。”朱茯苓說著,自己也動起畫筆。

兩個人一起畫,效率果然高很多。

第二天,朱茯苓把畫好的牡丹找到林彥。

然後,一起到全京城最好的布店談。

布店老闆慈眉善目的,看到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畫作,讚不絕口。

“畫得太漂亮了!不過你要求要做出跟畫作裡頭一模一樣的印花,可能得費點功夫,尤其你選的料子是絲綢。”

絲綢料子柔滑細膩,光澤感很美,又很有複古韻味,用來做國風時裝最適合不過了。

是朱茯苓親自選的布料。

布店老闆讚許地點點頭,“你眼光很好,這幾款是店裡質量最好的,但同樣的,想要在上頭做印花,並且是複雜貴氣的牡丹,非常困難,放眼整個京城,怕是隻有我們一家能做出效果,相對的,價格也是最高的。”

林彥立刻說:“隻要能做出效果,錢不是問題。”

“那行,三天之後,你們來看樣品。”

敲定了布料事宜,接下來要做的,還有跟服裝風格配套的會場佈置。

林彥很不理解,“為啥不在時裝店裡辦,或者租一個飯店辦?國外的時裝秀好像都是這麼做的?”

的確。

80年代的時裝秀,多數是租個豪華飯店,把會場佈置成豪華T台,架上燈光,再邀請各界名流和媒體記者來看秀。

豪華是豪華,但是千篇一律。

正因為這樣,他們纔要做不一樣的。

“所謂時尚,就是要突破傳統的束縛,引領新的潮流,咱們如果隨波逐流,那就冇有自己的品牌個性了。”

朱茯苓拿出紙筆,一邊說一邊在紙上畫著。

“這是咱們的時裝店,出來就是大廣場,非常適合用來做時裝秀表演,模特就從咱們店裡走出來,向所有人展示咱們的時裝,請來的貴賓還有觀眾,可以近距離觀看。”

“可是這樣會不會太簡陋了點?”

“如果冇有任何佈置,當然會簡陋,所以咱們可以做巨大的花牆,到時候整個會場都擺滿鮮花造型,百花爭豔,滿園飄香。”

邊說著,朱茯苓已經把草圖畫出來了。

林彥一看,拍案叫絕,“還可以這麼做?這幾乎是造了一個大花房!太漂亮了!我之前聽說陶先生他們那幾個四合院的裝修都是你做的,本來還不信,一看你這奇思妙想,我是真的服氣了!朱小姐,你總是能給人驚喜!”

“工程量會很大,場地也要過有關部門的審批。”

“這事交給我,我安排人去辦!”

林彥現在滿腔鬥誌,立刻安排店裡的幾個店員去做準備。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就在朱茯苓正要鬆一口氣,專心跟石橋橋設計時裝時,突然一頭冷水澆下,把所有人的熱情都澆滅了。

帶回訊息的是小春,她是時裝店的店員。

從布料店回來,手裡捧著那些牡丹花的畫作,垂頭喪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