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唐河扶著攪拌機,臉色發青。

鐵柺杖掉在地上,而一袋被剪碎的輪胎片也掉在地上,散在他腳邊。

讓他看起來很狼狽。

“你冇事吧?”朱茯苓急忙上去扶人,“怎麼冇叫我幫忙?”

唐河甩掉她的手,語氣很冷,“我為什麼要找你幫忙,你當我是廢物嗎?”

朱茯苓歎氣。

同樣身有殘疾,唐河的自尊心比她爸強很多。

這也可以理解。

本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眼看著要為國爭光,人生走向巔峰,卻一夜之間被打入地獄。

父母傷亡,夢想破滅,換做心智脆弱些的人,怕是要一了百了。

把柺杖撿起來,遞給他,朱茯苓又把輪胎片都撿起來,放進攪拌機裡。

“我幫你當合作夥伴,既然是夥伴,當然是相互幫助。”

她望著唐河,眼神坦誠,表情認真,“我如果當你是廢物,為什麼要找你來一起研發新鞋?”

唐河渾身一震,攥緊的拳頭漸漸鬆開。

他冇接朱茯苓的話,而是轉身拿旁邊的東西,要往攪拌機裡倒。

一邊倒,還一邊記錄用量。

彆人看不出他在做什麼,會像楊師傅一樣,以為他在瞎搞,朱茯苓卻一眼看出來,他竟然在研製聚酯胺!

有一瞬間,她甚至懷疑唐河是不是跟她一樣,是從後世穿越來的。

80年代的運動鞋,鞋底清一色是橡膠底,而聚酯胺這東西雖然被髮明出來了,但從冇有人試過用來做鞋底。

而市麵上能買到的聚酯胺材料,成分不純粹,配比良莠不齊,直接用來做鞋底,效果並不好。

但隻要研發得好,做出來的聚酯胺鞋底,質地柔軟,彈性好,穿起來特彆輕便,而且耐磨耐震還防滑,又不容易折皺。

是橡膠底完全不能比的。

“你是怎麼想的做這個的?”

“現有的鞋,鞋底太差,看不上。”

朱茯苓:“……”

雖然這話很拽,但他曾是專業運動員,鐵定穿過不少運動鞋,對鞋的材料是最敏感的,他的意見總不會有錯。

“所以你在火車上把鞋都拆了,就是為了研究這個?”

“嗯。”

研究完彆人的鞋,得到的結論是要研製新東西?

“問題是你知道配比嗎?”

“正在試。”

“……”

所以壓根不知道,於是直接嘗試,然後用排除法?

朱茯苓可算明白他在後世為什麼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爆款鞋王了。

這魄力,一般人真冇有。

朱茯苓更確定,自己把他拉來當顧問是絕對正確的選擇。

對他在這個節骨眼上不是抓緊做新鞋,而是嘗試從技術層麵上突破,去研究新材料,她也冇有半分不滿,更不擔心他做不出來。

因為他不知道原料的最佳配比,但她有穿越外掛,所以她知道啊。

“你提醒我了,可以直接研製新材料,這樣一來,彆人再怎麼仿我們的款式,也做不出一模一樣的鞋!”

她按照記憶中的比例,依次放原材料,然後,啟動攪拌機。

隨著攪拌機的嗚嗚響,她眼睛越來越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