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河看了她一眼,“你知道怎麼做?”

“你猜?”

唐河眯起眼。

他冇聽說朱茯苓學過這個,又不是專業運動鞋,對這個東西不敏感,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做就一次成功?

可隨著攪拌機停下,材料逐漸成型,他割下一塊拿在手裡,左右掰動,又放在地上,脫下鞋子後,直接踩上去,各種角度踩了一遍。

總是麵無表情的臉上,出現了不可思議的鬆動。

這就是他預想中,最完美的材料!

“你怎麼會知道配比?”

這就不好解釋了。

總不能說她前世做服裝,跟運動鞋品牌做聯名款,特意研究過吧?

“大概是我運氣好?”

唐河直勾勾盯著她。

朱茯苓真怕他看出自個兒的靈魂有問題,於是轉移話題,把做好的新款運動鞋設計稿遞給他。

“既然鞋底材料確定了,我們是不是要選一下鞋麵的材料?”

唐河一看設計稿,瞳孔驟縮。

這種款式,他從來冇見過。

市麵上的運動鞋,鞋底大多輕薄,鞋麵也貼腳,而她設計的款式,不止鞋底加高,做了適宜運動的傾斜曲麵處理,鞋麵上也加了不少大膽的設計。

針織網格搭配真皮革,在和諧的設計中,一抹紅星品牌標誌性的紅色,格外亮眼。

內裡和鞋墊也是真皮的,用料豈止大膽,簡直奢侈。

可每一個細節,又考慮得很精妙。

無論是貼合腳底結構的曲麵鞋底,還是針織網格的透氣,都讓人眼前一亮。

彷彿比他還瞭解跑步的人對運動鞋是什麼需求。

唐河盯著朱茯苓,半天冇說話。

他發現朱茯苓身上有很多矛盾的地方。

明明是小破農村出來的,可卻貌美秀麗,身上有一股名門世家也養不出的氣質。

明明初中就輟學,學識卻深不可測。

哪兒哪兒都矛盾,就讓她有種讓人琢磨不透的神秘感。

讓人移不開眼。

朱茯苓摸了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有東西?”

唐河彆開眼,冇回答她的問題,隻說:“抓緊時間做鞋。”

這動靜,難免引來注目。

廠子裡又議論開了。

“好像做出來奇怪的東西,到底在乾啥?怎麼看都不像在乾正經事。”

“采購那邊好像又要買新東西了,說是他們要來做鞋的,廠裡的材料還不夠用嗎,為啥要另外采購?”

“我看他們根本就不是專心做新款,廠長把希望壓在他們身上,瘋了吧?”

楊師傅也看不下去了,又告到梁有誌那兒。

“現在廠子裡議論紛紛,就為了這事兒,生產工作都耽誤了!”

陳經理陰陽怪氣地問:“那他們做出什麼成果了嗎?”

“淨整些冇用的,能有啥成果?廠長,您不管管他們?”

梁有誌身心俱疲,擺擺手,說:“讓他們弄吧。”

“廠長,您不會真把行業峰會的希望壓在他們身上吧?這太不靠譜了!”

廠長做事一向穩妥,很少出錯,怎麼這次這麼鬼迷心竅?

梁有誌也說服不了自己,所以放任朱茯苓去做,冇有任何乾涉。

可所有人都唱衰,他也猶豫了,於是做了兩手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