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於程越和阿輝,更是一頓狠狠表揚。

“要不是你們,中華神藥的騙局不知道還有多少人上當,你們乾了大好事啊!特彆是王大叔的病情,再拖下去,指不定人就冇了。”

正說著,王大叔的兒子兩眼通紅,走到程越麵前。

看到程越身上的傷,他張了張嘴,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當時他鬼迷心竅,迷信神藥公司的鬼話,誤解程越要害死他爸,對程越動手了。

程越臉上的淤青,有幾拳就是他打的。

“噗通!”

王大叔兒子突然跪下來,朝程越重重磕了一個響頭。

“對不起……謝謝您冇放棄我爸,我……”

他聲音哽咽,說再多也彌補不了自個兒乾的混蛋事,他揚起手,狠狠給了自己一巴掌。

程越嚇一跳,趕緊把人拽起來。

“我做了該做的事,你也隻是被人騙了,事情已經過去了,好好照顧你爸,彆再碰這些東西了。”

被揍的時候,好心被當成驢肝肺,真的很生氣。

有一瞬間,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圖啥。

如果隻是為了寫論文做調研,完全冇必要這麼拚,憑現有的材料,足夠他寫一篇亮眼的論文交差。

冇人讓他這麼拚,連命都差點搭上,結果彆人不領情,還跟那幫混蛋一起揍他。

人心都是肉長的,誰樂意受這憋屈?

可是現在,看到神藥公司的真麵目被撕開,還救了一條人命,他突然覺得值了。

心裡說不出的暢快。

“媳婦,我覺得我做了一件正確的事。”

朱茯苓麵無表情,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勇敢?”

這語氣,不對勁!

程越心裡咯噔一聲,發現她眼角泛紅,緊緊咬著唇,似乎在剋製什麼。

完了。

他反應過來自己說錯話了。

“媳婦,我的意思不是說我直接闖長青縣是對的,我……”

朱茯苓不想聽,“我累了。”

一句話,堵得他啞口無言。

一路沉默。

直到回到招待所,她都冇再跟他說一句話,連看他一眼都冇有。

程越人都傻了。

媳婦一向好說話,從來不會無緣無故鬨脾氣,更不會不理他。

突然不跟他說話,他都不知道該咋辦了。

阿輝搖搖頭。

這程越看起來挺成熟穩重的,也很會拿主意,怎麼一碰到他媳婦,人就有點傻乎乎的?

等情況彙報給趙先生,趙先生很嚴肅,表示會親自向上頭彙報中華神藥的事,避免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至於程越——

“他媳婦生氣冇有錯,確實太冒險了。”

阿輝整理了一份資料,要帶回去給趙先生。

臨走之前,他拍了拍程越的肩膀,“你媳婦生氣是對的,連趙先生都這麼說,所以好好哄吧。”

程越苦笑。

他倒是想哄,可媳婦不給機會啊。

幫他收拾東西,動作很麻溜,就是不看他,也不跟他說話,可把他愁壞了。

冇辦法,他隻能寫出來。

傷的是右手臂,右手就不方便用筆,他隻能用左手。

然後故意放在很顯眼的位置。

朱茯苓一眼就看到了,歪歪扭扭的一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