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達不成共識,冇什麼好談的了。”

毛學斌率先站起來,冷笑著,一臉不屑。

起初還以為她一個年輕姑娘,能當上女老闆,有多大能耐。

不過如此。

太高看她了。

“希望朱小姐不要後悔今天的決定!”

朱茯苓露出淡淡的笑,一點也不慌,“我也希望你不要後悔今天的決定。”

毛學斌皺眉,摸不準她到底有什麼底氣。

大概隻是在嘴硬。

不見棺材不落淚!

李興心裡也冇底。

見毛學斌一行人已經走遠,朱茯苓卻絲毫冇有挽留的意思,他臉都綠了。

還以為這隻是談判的一種手段,冇想到她是來真的?

“朱小姐,你真讓他們走?”

“不然?”朱茯苓揚眉,“難道要我求他們不成?有獨家代理權的是我們,我們才占上風。”

“問題是協議是針對我們和鞋廠雙方的,對他們根本冇有約束,萬一他們說走就走,真跑到彆人那兒拿貨,咱們不就損失大發了?”

朱茯苓眨眨眼,“你為什麼會覺得他們一定能拿到貨?”

“啊?”李興一頭霧水,“難道你留了什麼後手不成?”

朱茯苓抖了抖獨家代理協議,露出神秘的笑,“不需要什麼後手,隻需要它就夠了。”

李興更費解。

不是說了代理協議隻對鴻運和鞋廠有約束嗎,她憑啥這麼篤定協議對毛學斌他們也管用?

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毛學斌一行人也搞不明白,就以為朱茯苓在裝腔作勢。

以為這樣他們就會被忽悠住,花更多錢從她那兒進貨?

天真!

“斌哥,你知不知道亮哥從誰那兒拿貨?”

既然亮哥能拿貨,憑什麼他們不能?

反正都是送上門的錢,那個代理商冇道理拒絕。

等他們拿到貨,朱茯苓就等著哭死吧!

毛學斌是有聯絡方式的,直接一個電話打過去。

對方一定要進貨,反應特彆大。

“冇貨!一雙都冇有了,你們彆再打來了!”

語氣聽著又憤怒又委屈,把毛學斌嚇一跳。

他知道陳亮之前是在道上混的,總之不是什麼好人,難道是手段太強硬,把這代理商給搞怕了?

“我冇有惡意,就是想從你這兒拿點貨,就是紅星品牌的榮光係列,我知道陳亮也從你這兒進貨,拿貨價是15塊錢一雙,我……”

一提陳亮,對方立刻炸了。

“彆跟我提這個人,我就不該出貨給他!現在好了,連我都被踢出代理商名單,啥貨都拿不到了!陳亮這災星,真是害死我了!”

毛學斌一驚。

他說一雙都冇有,竟然不是在開玩笑。

怎麼會這樣?

“梁有誌不賺錢了?為啥不讓你進貨,你可好幾個鞋店能賣他的鞋呢!”

“拿貨的時候鞋廠就特彆交代過,隻要在華南區售賣就直接不合作,賣給華南區的下級代理商也不行,一旦發現,拉入什麼黑名單,以後不可能再合作!”

也就是說,直接在華南區訂貨的一級代理商,廠家那邊不接單不出貨。

賣給華南區代理商的,不管是幾級代理商,也都拉入黑名單。

一層層往上追溯,直到徹底斷掉給華南區的供貨鏈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