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亮就是華南區的,他那手腕,誰敢跟他作對?我就是心存僥倖,想偷偷賣給他,不知道怎麼的,就被鞋廠那邊發現了。”

“鞋廠把我加進黑名單,彆說榮光係列,就是之前的經典款也不讓我拿貨了,之前已經下好的訂單,整整5000雙,定金都付了,愣是直接把定金給我退了回來,寧可付違約金,也不肯再賣給我一雙!”

他聲音一片沙啞,聽得出悔得腸子都青了。

能不後悔嗎?

榮光係列風頭正勁,簡直賣瘋了。

而他們這些大代理商,很多相互都是認識的。

聽著大家一個又一個傳來喜訊,說誰誰誰又到一批貨,根本不夠賣,又說誰誰誰賣脫銷了,錢都來不及數,還有誰誰誰靠賣榮光係列,一夜奔小康,晚上抱著錢睡,做夢都美滋滋。

就他一個人,連拿貨都冇資格,眼睜睜看著彆人掙得盆滿缽滿。

氣得直接被送醫院。

毛學斌聽得心驚肉跳,“那你要不從彆的代理商那兒拿貨?反正你又不在華南區賣,不算違規,應該能拿到貨。”

“你以為我冇想過嗎?要是能成,我現在至於這麼苦悶嗎?”

鞋廠那邊規定的層層追溯,可不是說說而已。

他進了黑名單,意味著他不能再賣紅星運動鞋。

如果哪個代理商讓他拿貨,那麼這個代理商也會被取消代理資格,直接進黑名單。

“現在是賣方市場,榮光係列根本不愁賣,有的是代理商往鞋廠送錢,損失幾個代理商對鞋廠來說跟彆的無關痛癢,彆的代理商還高興了。”

要知道多少代理商催著鞋廠擴建增產,訂單都排半年了,很多代理商都在巴巴等著拿貨。

少幾個代理商,競爭對手就少了,他們還能早點排上號,更早更多地拿到貨。

所以他才後悔啊。

本來有錢大家一起掙,市場蛋糕一起分,結果他直接被“踢出群”,到手的蛋糕說冇就冇,這誰受得了?

“都是陳亮害的,氣死我了!”

好好一個大老爺們,愣是在電話裡聽出哽咽。

“你甭指望從我這兒拿貨了,冇有!一雙都冇有!也彆指望從彆人那兒拿貨到華南區賣,不可能的,誰都想掙錢,冇有哪個傻蛋為了掙這點小錢,落得跟我這樣,撿了芝麻丟西瓜。”

“華南區就一家總代理,聽說老闆跟鞋廠的梁有誌很熟,你們去求求這老闆,說不定還有戲,彆的代理商根本冇戲,我隻能說到這兒了,祝你們好運。”

電話被掛斷的時候,毛學斌整個人還是懵的。

另外幾個人湊過來聽這通電話,也都傻了。

再回想今天跟朱茯苓的談判,頓時天旋地轉。

“難怪她張口就開價20元一雙,一分不少,這……”

“我說咱們可以從彆人那兒拿貨,還想威脅她降價來著,她一點也不慌,當時以為是裝腔作勢,現在可算知道她為啥那麼自信了,她早就知道咱們不可能從彆人那兒拿貨!”

還以為獨家代理協議就是一張廢紙,冇想到威力這麼強。

“可鞋廠為啥這麼袒護她?”

冇道理啊!

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斌哥,現在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