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戚妍在外麵足足等了三個多小時,總算等來了她一直在等的人。

“喬小姐。”

這一次她不敢再擺姿態,姿態放的很低,一看到喬唸的身影,馬上朝著喬念那邊揮手。

喬念挺懶散的看她一眼,不急不緩的朝著她那裡走過去。

戚妍帶來的司機還在上下打量走過來的女生。

藍色襯衫被她挺不規矩的拿在手上,白色t恤搭配牛仔褲,小腿繃得筆直,勻稱又頎長,腳上踩著一雙黑色帆布鞋。

從外表看起來,對方年紀不大,看起來像個還在讀書的學生。

女生頭戴鴨舌帽,他一時半會兒看不清楚對方的長相,隻覺得這個女生氣場挺不一般。

夫人一直在等的就是這個人?

戚妍帶來的司機流露出不可思議來,然而他的身份冇資格開口評價,他就老老實實的站在旁邊。

“喬小姐。”戚妍的氣色不佳,看起來蒼老了不少,滿眼疲憊之色,笑容看起來也非常勉強,不過她不敢在喬念麵前流露出一分一毫的不滿,哪怕笑不出來,她也硬逼著自己扯動嘴角,看著走到自己麵前的女生,道:“我已經讓人把錢打過去了,你收到了嗎?”

“收到了。”喬念剛走到她麵前站定。

戚妍露出一個討好的笑:“那就好。”

她此刻一顆心七上八下,摸不透喬念怎麼讓m國王室都忌憚到要把她從王室名單中踢出去。

她摸不透喬唸的底,越發不安,隻能強裝鎮定的打破尷尬的氣氛,深呼吸,定了定神道:“喬小姐,這附近有一家喝水的地方。你有空嗎?方便的話,要不我們去那邊說。”

她之前可不是這種態度,喬念記得很清楚,戚妍初到國內時,看人都是用鼻孔看的。

就連跟她走的親近的江纖柔,戚妍也從未放在眼裡過。

現在倒像是學乖了不少。

不過……

女生抬起細白的手腕,伸手拉了下鴨舌帽,冷燥的開口:“不用了。你有什麼話直接在這裡說吧。”

“在這裡?”

戚妍太陽穴突突直跳。

馬路上時不時還有行人走過去走過來,她從來冇有在這種環境下跟人談過事情。

她有一瞬間差點想就這麼走人,可一想到岌岌可危的戚家還有等她解釋的丈夫,戚妍又硬生生的逼迫自己站在原地,抬頭,表情複雜的說:“我,我來找喬小姐的目的,喬小姐應該很清楚,我就不繞圈子了。喬小姐,我就想問一句你要怎麼樣才肯原諒戚家這一次的莽撞行為?”

原諒戚家?

莽撞行為?

喬念被她三兩句話就挑起燥鬱,半眯著眼睛看她,大概是覺得戚妍說的這番話十分可笑,喬念抄起手,把手插進衣兜,吊兒郎當地挑起唇角,眼神又冷又燥:“這件事不是戚蘭尹乾的?跟戚家有什麼關係。”

戚妍此刻一張臉又青又紅,知道喬念是在打她的臉,她卻毫無辦法,喉嚨乾澀的發聲:“喬小姐,大家都是聰明人,我知道你已經知道背後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