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唔。”女生眼眸微暗,點點頭,也叫了一杯飲料,不過她要的是一般的果汁。

柏慧看看她,心情越發的難受,又低下頭,用厚實的眼鏡遮掩自己的壞心情。

她跟徐意同一年進的第一研究所,兩人都冇有背景。

她運氣好被5級實驗室的顧橫波看中,徐意則被分在4級實驗室。

當時她以為自己是走運的那一個人,因為顧橫波看重他,而4級實驗室負責人對徐意卻是愛答不理的放養策略。

她記得自己那個時候還私下鼓勵過那個像自己弟弟一樣的人,充滿信心的跟他說,不管他們是不是從寒門出來,隻要努力一定會有出頭的一天。

直到……

她所有夢想都被自己最敬仰的人一腳踩碎。

咖啡服務生很快將橙汁送過來。

喬念伸手接過,發現果汁竟然是微熱的,她下意識的回頭望過去,就看到斜倚靠在吧檯,一副這裡‘服務生’模樣的葉妄川。

她嘴角一抽,收回視線,低頭喝了一口果汁,再看向盯著她發呆的人:“顧橫波最新要研究的項目是你的研究成果?”

柏慧猛地抬起頭看她,眼眸震顫,差點冇撐住將咖啡打翻:“你,你……”

喬念一看她的反應就知道真相是什麼了,又給她咖啡裡夾了一塊方糖,淡淡的說:“我查過了,顧橫波這幾年的研究成果全部是你提供的,包括他得意地學生季子茵的一些研究成果也是你的成果。”

喬念給她咖啡杯裡夾了一塊方糖後,將小夾子放下,往後一靠,黑眸看她:“你為什麼要把自己的研究成果無償的給他們?”

柏慧從一開始的震驚到慌張再到逐漸平靜,她揪緊自己身上的格子裙,抬頭看向女生,似乎這幾年受了極大地壓力,聲音都在發顫:“他跟我說,我如果不把研究的項目讓給他,那這些研究都冇有辦法公佈出去。我…我像疼愛自己的孩子一樣為這些項目傾注全部心血,我不想它們就這麼被永遠的埋藏在地下,冇人知道它們的存在。”

她可以寂寂無名,卻希望自己傾注心血的成果可以在世界浩瀚科學領域發出光芒。

這個想法一直支撐她走下去。

“我想…哪怕不是我發表的它們,起碼…世界上的人都知道它們了。”

喬念從知道那個id是顧橫波開始就找到觀硯查了查顧橫波的底細,顧橫波的底細不難查,隻是查到的東西連喬念都覺得噁心。

顧橫波表麵上專心在研究上麵,這些年也是研究所除時傅外,出過成果最多的人。

可誰知道私下卻經常霸占手底下人的研究成果,對外宣稱是自己的最新研究項目。

顧橫波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偽君子,道貌岸然的做事風格跟季子茵倒是十足十的絕配!

喬念弄清楚她為什麼一直被顧橫波搶走研究成果卻不吭聲的原因後,抬了抬眼,果斷的問她:“你想不想把自己的研究成果要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