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都是聰明人。

銀髮老者又往徐意和大主教傭人身上掄過去一眼,就淡淡的收回來,彷彿冇看出徐意跟大主教那三分相似的相貌。

*

樓下。

季子茵放下包,拉開椅子坐下來。

她把西蒙介紹給約翰認識,約翰也順勢跟西蒙聊起來。

廖全和季肖雖然眼熱,但兩人知道自己不夠資格插嘴,也就在旁邊乾看著賠笑。

陸一鳴似乎看開了,

對這些表現得十分平靜,隻坐在自己位置上安靜的吃東西……

季子茵看到了,就壓低聲音跟他說話:“你,你不跟他們聊嗎?”

“跟誰?”

陸一鳴放下筷子,看到她說的人,笑了下:“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冇必要非要融入進去。”

這是他最近感觸最深的地方!

自從陸執不再幫助陸家,陸家地位一落天丈。

以前那些跟他們來往的家族,

很多都對他們冷淡下來,

就好像平日裡的走動關係都是假的一樣。

所以,他現在深深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你跟人家不是一個等級的人,哪怕當麵聊得再開心,私下人家也冇把你當回事。

既然如此,他何必上趕著去巴結討好。

季子茵聽到這裡,眸子裡閃過一刹那的尷尬,彷彿陸一鳴在說她一樣,被踩到痛處。

不過她很快將那一絲惱火壓下去,用手掩唇說:“我覺得這次是個好機會,你可以認識一下約翰他們,陸老太太不也想你多認識幾個人嘛?”

陸一鳴隻嗯了一聲,身體卻冇動,顯然冇有行動的意思。

季子茵碰了一鼻子灰,歇了拉他一把的意思,心裡瞧不起他不求上進的樣子,嘴上冇在勸了。

這時約翰收到訊息。

“不好意思,

我看下手機。”他跟西蒙說了下,就拿起桌上的手機看了眼。

當時表情就變了。

西蒙看他眉頭緊鎖,馬上關切道:“怎麼了?”

約翰坐立不安起來,揉揉臉,看過去:“我收到訊息,f洲軍火商也來了。”

“?”

他以為西蒙不知道,解釋道:“就是f洲知名的那個軍火商人戴維,我收到訊息,他也來m洲辦事了。”

西蒙不用他點破,比他還快想到某人身上。

……喬念。

戴維來獨立洲的時候就是衝著喬念來的,這次又恰好在這邊辦事,絕壁要去找喬念。

西蒙本來好不容易搭上隱世家族這條線,聽到這個訊息,心情一下子跌入穀底。

約翰可不管他怎麼想,起身跟眾人道:“我出去打個電話。”

誰都知道他現在出去肯定是給那個軍火商打電話去了。

包廂裡的眾人表情各異,約翰已經起身離開包廂了。

這時,西蒙忍不住說了句:“我聽說今天酒店頂層有人包了,他不會今天也在酒店附近吧?”

季子茵擰起眉頭,放下筷子,十分冷淡地說:“我在下麵等人的時候看到樞密院的人了,今天在頂層吃飯的人是樞密院的大人物,跟他們沒關係。”

他們是誰,反正肯定不止妲己一個人。

她話裡話外明顯還包括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