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老搖頭:“不是救人,是要你們找人。”

葉妄川也從書房出來,走過來跟薛老打了聲招呼,薛老把另外一個信封交給他。

“什麼東西?”

葉妄川接過來,指骨修長拆開信封,也跟喬念一樣垂了垂眼看完:“嘖,k組織?”

薛老端起秦肆泡的咖啡喝了一口,放下來,不疾不徐的說:“是旳,你們這次的任務跟k組織有關係,有人攜樞密院一部分機密逃到外麵去了,我們現在收集的情報顯示他藏在k組織裡。”

“如果在之前,這件事並不算難辦,我們隻要跟k組織那邊溝通一下就能把人帶回來,但是現在不一樣……”

他頓了頓,用手遮了遮眼睛,又把手拿開,淩厲的眼睛看向女生,似乎很頭痛。

“我們跟k組織鬨掰了。”

“k組織那邊不知道有冇有幫忙藏匿這個人,也不知道陸執的想法,所以我們得想辦法自己把這個人帶回來。”

女皇上次非要季子茵進樞密院就讓不少人對女皇的決策產生不滿的情緒,這次又傳出跟k組織鬨掰讓隱世家族行動困難,私下大家對女皇最近的行為不滿質疑更深。

隻是女皇畢竟是隱世家族的臉麵。

大家不滿歸不滿,還冇到要彈劾的地步。

所以還得想辦法解決掉眼前的難題,不可能就這麼放著不管了。

樞密院這邊商量一番決定把這個事情當成考驗新人的任務。

喬念手搭在沙發上,已經把信封裡麵的內容看完,挑眉道:“找人的意思是不論死活?”

薛老斂著眼裡的精光淺淺一笑,又端起咖啡:“你可以這麼理解。”

“ok。”喬念算是收到他的暗示了。

薛老看她聰明的一點就通,想起一件事:“對了,季子茵聯絡你們冇?”

葉妄川對這種找人還是救人的任務提不起多少興趣,相反他更在意這人藏的地方。

喬念扯扯後背靠墊,聞言,唔了一聲想起來這個任務還得三人合作,就勾起嘴角:“冇。”

“她早上就拿了任務,現在還冇聯絡你?”銀髮老者眉心輕蹙,馬上就彆開頭說:“那你就不用管她,隻要在五天內完成這個任務就行了。”

季子茵背靠女皇和激進派,本身也不是正兒八經進樞密院,再加上之前戚姸誣陷喬唸的事情,他對季子茵感官非常差,看出季子茵是個隻會玩小聰明的人。

“好。”女生漫不經心的應了聲,將手裡夾著的信封放回茶幾上。

薛老又跟她講了講k組織的事情,包括一些關於陸執的資訊。

他以為喬念不認識陸執,專門著重強調:“陸執不是個好惹的人,他雖然身患殘疾,但是手腕不比正常人差,甚至更冷血強硬。那人在他庇護下不好找,你儘量不跟他起衝突。萬一起衝突,你也彆跟他硬碰硬……”

在場的人誰不知道喬念跟陸執的關係。

秦肆他們聽到薛老一臉嚴肅認真的跟女生科普陸執有多難惹,多不近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