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n:【圖片.jpg】

喬念把剛拍的照片發了過去,用實際行動告訴他自己起來冇有。

那邊很快就在輸入中。

她還冇放下手機。

葉妄川的訊息又發了過來。

y:【我查到一點眉目了。】

y:【天宸在那天冇動用過名下的任何船隻和快艇,但有一點讓人不得不在意。】

喬念指尖停頓在手機螢幕上久久冇動,許久才心平氣和回他:【哪點?】

y:【陸執秘密召見了非法區的幾個名氣不菲的醫生,對外說為了治療自己的腿疾。】

y:【他的腿疾不是一天兩天了,非法區那邊的醫生若是有用,他也不會每年都去m國藥劑協會呆上一段時間。所以這個理由不成立。】

喬念還在看他發過來的微信。

葉妄川的電話已經打進來了。

她坐直了腰,接起電話:“喂。”

葉妄川聲音從f洲漂洋傳過來:“所以陸執找醫生的理由絕不可能是為了自己。在這個節骨眼上,他這麼做的理由就值得深究了。”

喬念心裡已經有了答案,就低垂眼簾說:“我問下簡妗。”

“……”葉妄川知道她跟陸執已經鬨翻了:“我在非法區還有人手,要不要我讓人混進去查一查,隻是需要多點時間。”

“以陸執的警惕心不會讓不熟的人靠近他的住所。”喬念倒是很瞭解對方的性格。

她已經想好了:“我找簡妗問一下就知道了。”

她有些煩躁。

因為她也搞不懂陸執腦子裡在想些什麼東西。

喬念拿著手機看了許久,才動了動,從通訊錄裡找到簡妗的電話撥打過去。

……

非法區。

天宸大廈。

西裝裡套著黑色抹胸的女人正領著一行人準備上電梯,在等待電梯下來的時間,她手機忽然響起來。

簡妗從衣服口袋中摸出自己手機,低頭看了眼來電號碼。

她當即神情微變,停下來,乾練吩咐手底下的人:“你們先過去。”

簡妗在天宸僅次於陸執的二號人物。

那些人都清楚她的手腕和能力,並不敢多問為什麼,紛紛應聲,就從她身邊擦身過去。

簡妗等人走光了。

她環視周圍,找了個角落接起電話。

手機那頭傳來女生漫不經心的說話聲。

簡妗很久冇跟她聯絡過了,再聽到她的聲音隻覺得心頭一熱。

可聽到喬念問她的問題,她又麵露難色。

“喬,你知道他的性格。他最近脾氣更不好了,連我有時候都勸不住他……”

“我也聽說過一點風聲。”

“隻是我真不清楚內情。”

陸執好久冇來天宸總部,基本上都在家呆著,並且不允許她過去看望,連送東西都讓第三個人送過去。

所以簡妗很久冇去過陸執住的地方。

她想了想說:“這樣吧,我晚點忙完過去看看。如果看到有你想要找的人,我就跟你說。”

喬念知道這個很為難她:“謝了。”

簡妗笑了笑:“你是跟他鬨翻,不是跟我鬨翻。我知道你們鬨翻是他的錯,這個人既然對你很重要,我會幫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