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妗掛了喬念電話,二話不說就給自己的助理打了個電話過去:“你跟菲位元先生說一聲,就說我有急事,改天再跟他談t幣交易的事情。”

助理驚訝道:“簡助,菲位元先生和他的團隊在會議室等您了。您確定要改時間嗎?”

眼下最熱門的交易屬於數字貨幣板塊。

天宸一向緊跟時代洪流。

陸執早就盯上t幣。

他近兩年時間一直在跟t幣的團隊聯合推動t幣的開發和交易…一旦合作成功,天宸將更上一層樓。

簡妗人已經往外走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助理不敢多打聽:“好,好吧。我馬上去跟菲位元先生和團隊說,有訊息立刻回覆您。”

“嗯。”簡妗眼皮微抬,看到公司門口還冇開走的車,招手讓司機停下來。

她相貌普通卻有一種獨特的氣質,身上的氣質跟喬念很像又冇有喬念那麼散漫,更偏乾練女強人。

簡妗在司機拉開車門後,俯身上車,一邊握著手機跟手機那頭的助理說:“放心吧,他們隻有跟我們合作。”

助理怔忪:“啊,好的。”

簡妗掛了電話,將手機丟在一旁,順手給自己繫上安全帶,歪過頭跟上車的司機道:“去林苑。”

陸執住的地方就叫林苑。

這一片屬於非法區的禁忌之地。

隻要不想死的人很少往那邊走,都知道那裡是陸執的地盤。

不過陸執具體住在林苑哪個位置,隻有少數幾個人知道。

她就是其中之一。

司機目不斜視的馬上踩下油門往她說的方向開去。

簡妗打開車內空調降低裡麵的溫度,眯了眯眼,又伸手撿起剛丟在身邊的手機。

助理已經發簡訊過來。

【簡助,菲位元先生表示可以改日期,他和團隊會在酒店住下等您有空時間再約他們。】

簡妗臉上表情沉著冷靜,對助理髮來的訊息毫不意外。

虛擬貨幣不是某個人和某個團隊能吃下來的‘大餅’,他們需要像天宸的勢力在背後利用自己的影響力擴展交易,並且給他們保駕護航……

菲位元和他的團隊是聰明人。

他們知道在這場交易中誰纔是掌控話語權的人。

簡妗挑挑眉,編輯訊息過去讓助理給菲位元等人安排好酒店,然後她指尖微頓,滑過手機螢幕翻出陸執的聯絡方式撥打過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

簡妗放下手機,抬眸看到前方的路口,微微沉聲跟司機道:“你把車停在路邊上就可以了,我自己開過去。”

“是。”

司機找了個位置停好車,就解開身上的安全帶,好像習以為常般跟簡妗說:“那簡助,我先回去了。”

陸執的住所具體在哪兒,是天宸的秘密。

司機每次都是將車開到林苑附近就下車,剩下來的路簡妗會自己開過去。

簡妗也從副駕駛下車,繞到主駕駛位上,搖下車窗跟外麵的司機說:“馬上有人過來接你,你跟那人回去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