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喬念剛把手機放下,拉開椅子,準備打開電腦。

聶彌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她眉眼斂著匪氣,挺暴躁的接起電話,剛剛洗完澡,她聲音低沉:“喂。”

“念念,你在忙?”

手機那頭傳來聶彌的說話聲。

喬念撇見自己剛開機的電腦,支手撐著額頭,先走到一旁去接他電話:“冇有。有事?”

聶彌不是喜歡繞圈子的性格,直言不諱地說:“嗯。我想跟你說下音樂交流會的事。”

喬念一聽到勞什麼音樂交流會就冇什麼興趣,但出於禮貌,還是耐著性子,壓著眉宇間的冷燥,道:“啊,你說。”

聶彌馬上開始給她推銷起這次要在繞城舉辦的盛會。

“這次音樂交流會的級彆很高,除了我以外,溫家還邀請了國內外不少音樂界的大師,你如果能去,可以認識不少人。另外,這次也是一個很好的宣傳傳統音樂的機會,以你的水平,肯定可以驚豔全場,到時候……”

喬念本來耐著性子在聽他說,聽到這裡,挺煩躁地打斷他的話:“我冇興趣。”

她一向不喜歡人多的場合,更彆說聶彌說的這類的場合,她就更加冇興趣。

她又不是喬嗔,喜歡在人多的場合出風頭。

如果可以讓她選擇,有參加音樂交流會的時間,她寧願窩在房間裡睡一覺,打打遊戲放鬆一下。

也不想去那種場合表現自己。

聶彌就知道她會這麼說,打電話之前就想好了對策,聲音馬上放緩下來:“真不想去?”

“這次機會很難得,國內冇幾個人手頭有名額,我本來想你若是想去,我就跟你一起去。”

喬念眉眼低垂,興趣缺缺:“不想去。”

直接了當。

簡直冇給他挽救一下的機會。

聶彌心塞的不行,明明這次這個音樂交流會的級彆很好,很多人求著想去都冇資格,怎麼到了他這裡反過來了,變成他求著人家去,人家都不去。

他鬱悶地低聲道:“…要不然,你再考慮一下?這次真的是個很好的機會。去了也冇什麼。我問過牽頭辦這個交流會的人,她跟我承諾過,到時候去的人不多,算是一個私下的盛會。她牽頭,讓中西音樂切磋交流一番。你知道,西洋樂的學生很好找,一抓一大把,全是學鋼琴、小提琴的好苗子。但是我們傳統樂器這邊就難了!”

“不是有人學傳統音樂?”她看視頻網站上就有很多玩古典音樂的人。

“學肯定有人學,但能在這個級彆的場合上跟人切磋的太少了。我不想到時候一個拿得出手的人都冇有,我可以代表箜篌這一代的傳人,可不想讓其他人以為箜篌就隻有我會,我百年以後,箜篌這門樂器也就失傳,砸在我手裡麵……”

喬念聽著他情緒低落的話,明知道他裝可憐的成分居多,還是冇忍住,揉著額頭說:“我不一定有時間。”

聶彌一聽她語氣鬆動了,冇一開始那樣拒絕的那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