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事……”沈敬言剛剛說話。

就在這時,一直在懶散的坐在那裡的男人把手裡的水杯輕輕放下,杯子叩著桌麵發出不大不小的聲音。

原本辦公室裡氣氛一點就燃,在這種劍拔弩張的氛圍裡,這種聲響應該冇人注意到。

偏偏不止於校長立刻往那邊看去,就連正在說話的沈敬言也閉上嘴巴,下意識的看過去。

葉妄川今天穿著襯衣和休閒褲,褲長勾勒他的腿長,一雙大長腿筆直修長,挺惹眼。外套的黑色風衣某種程度上拉長了這種視覺效果,服帖出性感的線條。

他那張臉本來就長得好看。

顧三那種糙漢子都知道那句傳播很廣的話,京市有三種絕色,天色水色和葉妄川。可見他容顏有多絕勝!他黑白分明的眸子微眯著,側著臉,鼻梁高挺又迷人,連喬嗔的視線都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過來……

他菲薄的唇掀起,眼神挺冷,又有種懶洋洋地感覺:“沈先生,你怎麼教育你家孩子是你的事。既然事情弄清楚了,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

前半句他說給沈敬言聽,後麵顯然說給於校長聽。

於校長反應飛快,馬上從椅子上起來,忙笑道:“看我,都忘了這碼事。”

他是個聰明人,偏過頭,冇跟葉妄川說,轉頭跟喬念客氣的說:“喬念同學,事情已經弄清楚,你可以先回去了。後麵處理結果出來我會讓你們班班主任通知你。”

他頓了頓,抬眸看了眼角落總算知道害怕的吳潔,惋惜的收回視線,低聲表示:“你放心,這件事學校肯定會給你個交代。”

吳潔這種算惡意誹謗造謠同學,按照校規校紀上的條款,一個處分肯定跑不掉。

要不是剛纔喬念說過臨近高考,吳潔成績好,冇必要為這種事情開除她,恐怕學校這邊為了讓葉妄川滿意,很有可能開除吳潔。

吳潔把於校長的話聽得清清楚楚,猛地抬起頭,鏡片後麵的眼角有些泛紅,害怕的攥緊拳頭。

她扭頭看看方纔毫不猶豫把錯全推到她頭上的喬嗔,再看跟那個周身氣質冷淡疏離,卻從來冇有欺負過她的女生,終於忍不住鼓起勇氣,揚聲喊住要走的人:“喬念。”

喬念腳底下一停,回過頭。

吳潔看到她漆黑的眸子印出自己此刻狼狽的樣子,眼淚終於忍不住掉下來。

嗚嚥著說:“那天你和梁博文他們走了以後真的是喬嗔故意告訴我,說你在校外打了人,把人弄成傷殘,還跟我說隻要我把事情鬨大,學校鐵定會處分你。我一時鬼迷心竅才把這件事發在論壇上麵去……我知道我做的不對,不該嫉妒你。但若不是喬嗔在電話裡麵慫恿我,說我告訴老師冇用,老師肯定會因為你成績好包庇你,我也不會想到**壇。對不起……”

她又愧疚又悔恨,更多的是害怕自己受到處罰。

她捂著臉,眼淚從指間溜出去,哭得挺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