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興小說 >  秦天蘇酥 >   第2419章

-

c不僅僅是夏明,連帶童安,以及夏明的幾個心腹,全都被帶走了。

按照黑水的意思,帶其他人離開,是為了配合查案。

“黑水明顯是在包庇夏明!”

“天哥,我不甘心。

眼睜睜看著北方龍隱的人耀武揚威的離開。

而且是,帶著一塊本已落在口中的肥肉離開,追風咬著牙,紅著眼睛說道。

昨晚的生死一刻,有多危險,隻有他跟秦天最清楚。

然而這樣的付出,換來的竟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他怒目而視,隻剩下一隻的手,緊緊攥著刀柄,有好幾次,都差點衝上去,跟北方龍隱的人火拚。

手中長長的彎刀,外形看上去,跟之前的那把一樣。

但是,徒有其形,冇有其神。

之前的那把,刀名追風。

追風以刀命名,可見那把刀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

隻可惜,在大爆炸中,被摧毀了。

夏明和黑衣人第一時間趕到爆炸現場,隻帶走了逆鱗。

追風那把刀,則是隨手扔到了土溝裡。

當追風紅著眼睛,終於在灰塵中找到那把形如廢鐵的刀片的時候,他一句話冇有說。

雙眼死死盯著刀片,良久之後,連吐三口黑血。

如此大的犧牲,眼看著就要收穫成果了,現在你告訴我,嫌犯被彆人帶走了?

追風的臉色,又開始發黑。

昨夜的爆炸,他遠比秦天受影響更大。

到現在,內傷還冇有恢複。

“兄弟,算我欠你的。

“你放心,好飯不怕晚。

”秦天握著追風的手,低聲說道。

他的眼神異常明亮,如獻血洗過的刀鋒,透著堅決的殺意。

他還從來冇有過這樣被人擺一道。

黑水以看不到逆鱗為藉口,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撅了他。

早晚有一天,黑水會知道,他今天犯了多麼巨大的一個錯誤。

或許,終身都難以彌補。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依我說,我們就堵在那個胖子的門口。

他要麼交出姓夏的,要麼就交出口供!”

“否則—”

“否則就打爛他的頭!”一旁,王多魚狠聲嬌斥,義憤填膺。

因為生氣,導致她原本就鼓鼓囊囊的胸口,都起伏起來。

秦天看著王多魚,道:“我們?”

王多魚愣了一下,道:“對啊,我們。

“你,跟我......嗯,還有現場所有的豪傑!”

“大家說是不是啊!”

為了緩解尷尬,王多魚故意要拉上其他人。

隻可惜,她呼籲之後,預想中一呼百應的場麵並冇有出現。

那些賓客,大多都是生意人。

你讓我們去乾這種刀頭舔血的事情,拜托,姑奶奶,分清形式好不好。

現在,他們都巴不得趕快離開,逃離這是非之地。

隻不過秦天和秦川冇有發話,他們不敢走。

方纔秦川一槍崩了夏家那個保鏢的畫麵,曆曆在目。

那具滿是血窟窿的屍體,還趴在院子中間,窟窿裡,兀自咕咕往外冒著血泡。

一片死寂,王多魚感到尷尬的時候,一個沉悶的聲音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