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興小說 >  秦天蘇酥 >   第2915章

-

“妙啊!”

“四哥,你不僅僅用書生一家人做了替罪羊。你加入龍隱,獲得官方身份,這件案子,就永遠的翻不了了。”

“真的是,一招妙棋。”

邊年挑著大拇指,讚不絕口。辛懷民和弓寒,也不得不佩服。

明明是殺人放火的大盜,搖身一變,卻成了立功的人,這等謀劃,堪稱教科書級彆了吧。

聽了誇讚,馬風得意之情,溢於言表。

這種酒局,就是男人暗中比拚魅力和能力的地方。而他,用一件最得意的陳年舊事,很明顯的,蓋住了其他人,出了最大的風頭。

跟他做的這件事情比起來,其他幾個長老方纔說的,貪汙受賄,乃至殺人越貨,都顯得太小兒科了。

並不是他們殺的人少,而是這種滅絕人性、李代桃僵的設計,尤其是,殺的還是對自己有恩的員外和小姐,這種事情,一般人真做不出來的。

馬風得意的道:“這個案子,也是我發跡的開始。現在想起來,我真的要感謝那個書生和申小姐,要不是他們,我說不定還在申家做一個小小的護院武師呢。怎麼可能,會有現在的風光無限?”

“哈哈哈哈,你們說,這麼天衣無縫的計劃,是不是驚天壯舉?”

“現在,我贏了。我要罰你們每人喝三杯。”

“至於脫衣服......”他色眯眯看著荔枝,毫不掩飾那份下流的心思,低聲道:“我喜歡吃獨食。”

“回頭跟我走,脫給我一個人看就可以了。”

“老三,這妞兒我看上了,想要奪人所愛,你能不能割愛?”

“你都玩夠了,讓我玩玩,大不了,等我玩厭了,再送給你。”

這種赤果果的要求,簡直不把荔枝當人看。縱使荔枝已經淪陷,不過還是忍不住羞辱的紅了眼。

很顯然,她現在很害怕四長老。在她眼中,這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

不由得,她惶恐的朝遠處的隔間看去。在她心目中,哪裡的人,或許可以救她。

朱珠一直在怒目握拳。她狠狠咬著牙,控製著不讓自己衝出去。

她的嬌軀,一直在不停的顫抖。

為了不讓她衝動之下,亂了陣腳,導致計劃功虧一簣,秦天無奈之下,隻得從後麵抱著她。

這個時候,因為共同的憤怒,以及事關重大,兩個人的心中,都已經冇有功夫去考慮什麼男女之間的那種情了。

工作需要。任務大於一切。

秦天看了荔枝的眼神,生怕她露出馬腳,便通過耳麥,低聲對三長老下達命令。

“提出你的質疑。用激將法,試一試他有冇有證據。”

“如果有,想辦法看到證據。”

這個命令很複雜,不過秦天相信,王令這種人,一定會明白的。否則,他也不可能成為三長老。

果然,聽了秦天的話,王令便從鼻子裡發出了一聲冷笑。

現場,馬風誌得意滿,正在享受彆人的崇拜。王令這一聲冷笑,就顯得非常的不合時宜了。

王令冷笑之後,也不說話,端著杯子喝茶,一副目無下塵的樣子。

“老三,你笑什麼?”

“難道,你不相信?”

王令悠然道:“不是我不想相信,而是,老四,你方纔說的事情,太完美了,聽上去更像是精心編織出來的故事。”

“你有證據,來證明你說的是真的嗎?”

馬風不由得漲紅了臉。

“竟然敢質疑我!”

“我當然有證據!”

“當年那個聚寶盆,還在我的收藏室中。我冇事的時候,就會拿出來看看。回憶回憶當年的這件壯舉。”

“你該不會又要說,我隨便找一個聚寶盆來冒充吧?這是冒充不了的,因為那個聚寶盆的底部,就刻著一個申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