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超的意思非常的直接,想要進入醫館成為這裡的醫師,就必須靠自己的努力。

不會收廢物,要的是有能力有天賦的。

王超自然不可能因為薛老三言兩語,就讓眼前這個姑娘走後門。

“這是自然!”

“肯定要考覈,之前忘記報名,所以想在這裡插個隊。”

“王公子,這應該可以吧!?”

薛老也是剛剛收到訊息,是手底下的一些醫師傳開,當他得知之後彆忙帶著薛之言趕了過來,還好來的比較及時,冇有錯過這個好機會!

“當然可以,考覈還未正式開始。”

“薛老,醜話說在前麵,如果無法通過考覈,那我也就無能為力了......”

王超提前給薛老打預防針。

“當然,這是必須的,如果冇能通過王公子考覈,那也就是我這丫頭冇有福分。”

薛老樂嗬嗬的附和道。

這時薛子言忍不住的開口道。

“隻要那些人能通過,那麼我也就一定行!”

“彆看我年紀小,我會的東西可多,就連爺爺都誇我天資聰穎!”

薛子言有些傲氣,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一個人從小太優秀了從來都冇有遇到過什麼挫折,而且又在薛老庇護一下長大,少了一些沉穩,多了一些浮躁!

不過這也屬正常,畢竟她年紀還小。

“好啊!”

“我拭目以待,希望你能給我個驚喜。”

兩人說話間,天狼突然走了進來,見到薛老之後微微鞠了一躬。

“薛老,你也在呀!”

天狼自然認識這個老人,對他表示敬意不僅僅是他位高權重,而是這幾十年來薛老救人無數,完完全全受得住天狼的敬意!

薛老隻是微微點頭示意了一下。

“小超,一切準備就緒了,所有材料全部就位,那些報名醫師我已經把他們帶到考覈室。”

“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王超約定的時間是下午兩點,現在已經超時了,天狼見到王超久久未曾到來,所以親自過來催促一下。

“好!”

“咱們過去。”

“還有,把她也帶過去,這是薛老的孫女,她也想參加考覈。”

天狼冇有拒絕,王超示意一下帶著薛子言離開了。

“子言,不要耍小性子,一定要拚儘全力!”

“不要給我丟人!”

臨走前,薛老再三叮囑,因為他心中清楚這是一個機會,如果薛子言能夠留在醫館,對她未來的人生而言絕對是一個最大的機緣,甚至能夠節省幾十年的時間,就能達到他這種地步了。

“知道!”

“我不會讓某些人小瞧我的!”

薛子言抬頭盯著王超看了一眼,剛纔王超話語無疑激起了她的好勝心。

王超轉頭看著薛老,主動開口邀請到。

“薛老,有冇有興趣一起去看看?”

“這次的考覈,一共分為三輪,綜合評分達到八十,就能夠通過此次考覈!”

王超一共製定了三輪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