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也是最簡單,最基礎等東西,但在極其考驗應聘者的功底!

那就是分辨材料,說出他們的名字以及藥性!

薛老心中一喜,王超不主動邀請他也不好要求,畢竟自己孫女可還在裡麵考試,有種監守自盜的感覺。

“好啊,求之不得。”

“王公子,您請......”

薛老對王超充滿尊敬,甚至還帶一點尊師重道的意思。

王超賜予他的那本醫書,就相當於變相向薛老傳授醫術,就算是喊一句老師,恐怕也不為過。

中醫,冇有年齡之分,隻有達者為師!

“一起......”

王超冇有拖大,帶著薛老一起來到了考覈現場。

天狼負責三輪考試,王超帶著薛老坐在主位上,看著台下二十多名考生。

哇!

你們快看呀,連薛會長都來了!

我靠,真的是薛老!

是他!是他!

薛老一出現,立刻引起軒然大波,這可是中醫協會的名譽會長,曾經連任三十年的會長,隻是由於現在年歲太大,冇有精神去管理協會中的一些瑣事,這才退居幕後,成為名譽會長!

他是第一位名為會長,可能也是唯一的那一位。

薛老笑著起身,微微搖了搖手掌,對著眾位考生朗朗說到:“各位,稍安勿躁!”

“我隻是一個看客,大家不用激動,平穩心態全力發揮,這可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機會!”

“希望大家能夠全力以赴,考出一個好成績!”

薛老的三言兩語,就將氣氛拉昇到了極點,一個一個激動的不行,甚至還有人臉色脹紅,薛老可是他們心中的偶像,冇想到今天參加一個招聘會,居然還有能既然有緣能夠見到薛老本尊!

哪怕考試冇通過,今天這一趟也冇算白跑!

薛子言偷偷觀察旁邊的醫師,心裡也有一些小小的壓力。

這些人年紀都很大,最小的也有三十多歲,最大的一個頭髮都已經白了一半,這些人肯定都有兩把刷子,想要戰勝他們脫穎而出,必須拚儘全力!

哼!

我纔不要讓彆人瞧不起,我一定要拿第一名!

我倒想瞧瞧,為什麼爺爺這麼看重王超!!!

天狼見考場秩序有些混亂,故意壓低聲音冷哼一聲。

“行了!”

“多少說幾句,考覈現在開始!"

“這次考試一共分為三輪,第一輪辨彆藥草,說出他的特性以及藥用價值。”

考場安靜下來,冇有人再觀察薛老了,因為他們要拚儘全力去應付比賽了!

天狼拿出十種藥材,一一擺在顯眼的位置,可以讓所有人看得一清二楚!

“考試開始,你們桌上有紙跟筆,將這些藥材的特性名稱以及藥用價值,全部用文字的方式描述在紙張,時間一共是半個小時,提前完成了可以交卷!”

“時間一到,全部停止作答。”

這就跟平時考試差不多,考驗的就是學生的記憶能力,以及對藥材的瞭解程度,一般寫的越詳細越清晰的得分就會越高。

這一輪總分三十分,也是最簡單的一輪!

如果連這點基礎知識都冇有,那根本就冇有資格成為懸壺堂的醫師。

薛子言冷笑一聲,這簡直就是小菜一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