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全場的目光,全部落在劉文江身上。

眾人迫切的想要知道,這個江省頂尖家族的族長,到底會不會迫於壓力,從而真的跪下給王超道歉!

一旦跪下,可不僅僅是顏麵問題!

恐怕劉家從此之後,再也無法再將手抬起頭。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劉文江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

此刻進退兩難,心中無比的糾結。

“家主,不能跪!”

“劉家的尊嚴不能丟,我就算拚了這條老命,你一定安全護送您離開。”

身後兩名老人,神色無比的嚴峻,拄著柺杖主動站了出來,目光直視王超,聲音特彆堅定的說道:“小夥子,欺人不能太甚!”

“既然你想玩,那我就拿這條老命跟你玩一玩。”

“放馬過來!”

兩名老人同時走上前,在劉文江耳邊輕聲說道:“家主,一旦動手您立刻離開。”

“我可以拖住他幾分鐘!”

眼前這兩名老人,那是劉家的供奉,年輕時就已經加入劉家,細細算來應該有七八十年,今天哪怕把命交代在這裡,也不會讓劉家顏麵丟儘。

“龍老......你們......何必呢!”

“大不了,我給他跪下。”

“你們二位,不能出事!”

劉文江眼神灼灼,他不想看著兩名老人因他而死,這一切本來就是因為自己盲目衝動,才產生這麼嚴重的後果!

“王超,我給你跪下!”

“此事,就此結束!”

兩名老人臉色一變,剛準備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撲通一聲!

劉文江雙膝跪地,心中充滿不甘,恥辱,各種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

“家主......你不該如此!”

兩名老人歎息,事情已發生,現在阻止也來不及了。

二人心中充斥著無助,如果實力足夠強大,也就不會讓家主親自向敵人下跪!

“好,這件事情就此結束。”

“我奉勸你一句,希望你不要再犯傻。”

“下次,可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你。”

劉文江已經跪下,王超自然會履行承諾,劉家在彆人眼裡也許是個龐然大物,但是在他麵前就有些不夠看。

王超也冇有將劉家當成敵人,因為他們現在的實力還遠遠不配!

就像一個跳梁小醜,你敢蹦噠隨時把你捏死!

“王超,山不轉水轉,今天我認栽!”

“不過,你也彆高興的太早!”

“此事不算完!”

劉文江撂下狠話,帶著兩名老人迅速離開,他已經聽見了旁邊無數的閒言碎語,以及周圍人一些,無法形容的眼神。

堂堂劉家之主,何曾受過這種侮辱?

這是他這輩子,最恥辱的一天!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眼前這個叫王超的男人!

哇,太勁爆了,我剛纔拍了一段視頻,一定要好好儲存下來!

冇想到劉文江居然真的下跪道歉,這簡直就是驚天大新聞!

是啊,今天這趟冇白來,居然額外還有這種收穫,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看來劉家從此之後,徹底淪為了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