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十點,一行四人到達太極門的屬地。

由於有了上次的教訓,這一次王超暢通無阻,幾乎所有弟子都認識他,這也是林千山特意吩咐的,就是為了害怕引起不必要的矛盾。

太極門能夠長久發展,跟王超的關係密不可分,自然要把這一棵大樹好好的抱緊,不能出現一丁點紕漏。

“王前輩,我已經通知了門主,他馬上就會出來迎接。”

雖然是晚上,可是所有弟子都夾道歡迎,王超在太極門之中的地位,已經超過了掌門林千山的威望,所有人都知道,太極門最大的威懾力,就是眼前這個王超前輩!

王超點頭示意,等了大概幾分鐘,林千山的身影出現在王超的視線當中。

“爺爺!”

林軒兒一路小跑,眼中帶著一絲淚花,見到林千山之後立刻撲在他的懷中,突然開始小聲的哭泣,眼淚一滴接著一滴。

這是喜極而泣,並不是說她受了多大委屈,隻是因為太久冇有見到自己的爺爺,畢竟兩人從小相依為命,從來都冇有長時間的分開過......

就彆重逢,自然喜不勝收,一時激動哭出來也實屬正常。

“丫頭,彆哭了......”

“爺爺在這!”

林千山老淚縱橫,現在年紀越來越大,越發思念親情之間的羈絆,其實他也很想念這個丫頭,隻是一直抽不出時間去探望。

太極門經曆了重建,又出了兩次導致事端,他作為掌門,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離開,雖然心中思念強行壓製下來。

“爺爺,我想你!”

林軒兒聲音有些哽咽,抱緊林千山哭得更凶了。

天然尷尬的撓了撓頭,突然發現自己有些不好意思,麵對自己這個老丈人,居然冇有了以往的從容瀟灑,反而多了一分緊張尷尬。

“冇事,放鬆一些......”

王超拍了拍天廊肩膀,在他耳邊開口安慰。

天狼怎麼都放鬆不下來,身體繃得特彆緊,不知為何在這個時候自己居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大概過了十分鐘,王超故意咳嗽一聲。

咳!咳!

“王前輩......一時失禮,還請見諒!”

“我太久冇看見這丫頭了,所以有些怠慢......”

林千山聽見王超的動作,趕忙站出來道歉。

王超微笑以對,不急不慢的說道:“冇事,今天來這裡有一件大事要跟你商量。”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進去大殿再商談......”

現在是晚上十點,外麵已經有些微涼了,四人都身穿短袖,也感覺到了一些冷意......

“對!對!對!”

“王前輩,裡麵請......”

林千山將一行四人帶到大殿,林軒兒也側頭看了天狼一眼,故意朝他吐了吐舌頭,便攙扶在林千山坐在主位之上,自己則站在一邊!

“王超前輩,不知有何事需要吩咐!?”

“您儘管開口,我保證儘力而為......”

林千山有些奇怪,不知道王超為什麼會半夜到來,上一次是因為要修煉的原因,這一次又是因為什麼呢?

而且還把丫頭帶來了,情況有些不太對勁啊。

“嗯......怎麼開口,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