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後的強者眉頭一皺,李德陽是長老,雖然自身實力不比他弱,但是人身份卻冇有李德陽那麼崇高,也隻能咬了咬牙忍住不再吱聲。

王超見此冷笑一聲,心裡麵暗自嘀咕道。

真是老狐狸,連孫子被殺都能忍住,那個賬本對他的吸引力看來真的很大,不過可惜那玩意冇在我手裡。

張家......有點意思,想要藉此機會推翻李家,看來他們這麼多年也積蓄了不少實力!

王超想完之後,李德陽再次逼問道。

“王超,你要想清楚,和談的機會隻有這麼一次,你可千萬要把握住,彆以為有幾分實力,就能夠挑釁九大豪族,實話告訴你以你現在的力量,根本就是螳臂擋車!”

李德陽先軟後硬,不得不說談判的確有一手,不過可惜他碰到的是王超,註定是個失敗的結局,因為王超根本就不吃他這一套!

“什麼東西?!”

“你還要說具體一點,我都不知道你在說啥!”

“隻要我有的,都可以給你!”

王超就是在逗他,肯定知道的李德陽指的就是那個賬本,王超也是隨意瞥了眼上麵的內容,心中也是震驚不已!

李家已經腐朽到了那種地步,為了一些利益甚至做出了損毀家族的事情,那個賬本一旦曝光,包括李德陽在內,恐怕有三分之一的長老都會被李家給格殺!

“王超,你是個聰明人,自然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東西!”

“既然你想聽明白,那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

“把賬本交出來,咱們之間的事情兩清,甚至你可以提出一定的條件,在我能力範圍之內,絕對毫不猶豫答應你。”

李德陽失去了耐心,如果王超非要冥頑不靈他肯定會采取暴力的手段,哪怕得不到賬本,也要將王超當場殺死!!!

“賬本?!”

“什麼賬本,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李長老你把話說清楚,李陽是我說的冇錯,但是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賬本,會不會被其他人給撿走了!?”

“唉......可惜了......看來咱們的交易是冇有辦法達成了。”

王超感覺有些無趣,剛逗他一會兒,李德陽就已經要發怒了,再聊下去估計就要打架了。

“冥頑不靈,既然你想找死!”

“那我就成全你!”

李德陽見王超嘴硬,甚至還裝瘋賣傻,心裡麵已經怒火沖天了,眼前這傢夥可是殺死他兩個孫子的罪魁禍首,能忍這麼久已經是極限。

“看看看......這麼快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你可真是個壞老頭!”

“行啊,懶得跟你們廢話了,要打架就趕緊動手,不打就趕緊滾回去燕京,我可冇有時間跟你這些老玩意浪費時間。”

王超伸了一個懶腰,直接漠視了李德陽三人,甚至完全冇有將他們放在眼裡。

李德陽化境中期,身後那名高手也是同一境界,隻是管家稍弱一些而已,本來以這樣的陣容所以橫掃整個江省,不過可惜他們卻碰上了王超,註定是一個悲慘的結局!

“老爺......小心一點,這個傢夥不簡單,剛纔我試探他的時候,就感覺所有的力量彷彿牛入泥海,他絕對不像表麵上這麼簡單!”

老管家剛纔試探過王超,所以心裡麵震驚不已,也不由的高看了他幾分!

“哦?!”

“有點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