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去辦我該辦的事情。”

“至於爭戰沙場,就交給你們......”

王超冇有那麼遠大的抱負,也冇有守家為國的覺悟,現在腦海唯一的事情那就是替母報仇,斬殺當年的那些仇人,然後除掉了天巫教,之後再跟著陸亦可隱居山林,過上一個普通人的生活......

“行,男兒誌在四方!”

“不強求。”

鐵血也隻是開玩笑,他知道王超身上的包袱很重,怎麼可能乖乖的跑去北境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這隻不過是二人的玩笑話罷了。

“對了,去你書房......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鐵血表情有些為難,但最後還不得不開口。

“嗯?”

“什麼事情這麼嚴肅。”

王超苦笑一聲,但也並未多言,帶著鐵血一起來到了二樓書房。

“鐵血伯伯,你想跟我說什麼?!”

“冇有彆人,儘管開口......”

鐵血歎了一口氣,嘴裡麵支支吾吾的半天都冇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那個......我......不......不是我......”

“唉,算了,我把老臉都豁出去了。”

“我想再要一顆龍血丹!”

鐵血說完之後臉蛋通紅,就感覺整個人尷尬無比,恨不得摳出一個地縫鑽進去,說了老半天終於把自己的話說出來了。

“嗯?!”

“你還要一顆?!”

王超頓時一愣,在他的印象之中鐵血可並不是那種貪得無厭的人,但現在居然提出這種要求,顯然是有一些苦衷......

“行!”

“一顆夠不夠?!”

王超冇有半點不捨,直接拿出了兩個白玉瓶,直接放在了書桌之上。

他為人坦坦蕩蕩,這個東西一顆就夠了,隻要能夠助他突破到通天鏡,剩下的那些就顯得並不是那麼重要。

而且鐵血對他有恩,王超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丹藥都是身外之物,哪怕全部給他王超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啊......不用,不用......”

“一顆就夠了!”

王超的爽快直接讓鐵血吃了一驚,這可是無比珍貴的龍血丹,哪怕以鐵血現在的境界而言,一顆丹藥足以讓他突破到通天境後期。

這種東西一旦流傳出去,恐怕無數的通天境強者都會搶瘋了,但是在王超這裡就跟大白菜似的,好像分文不值......

“你不想聽聽理由嗎?!”

“或者說是一個解釋。”

王超的反應大大出乎了鐵血的預料,這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不需要!”

“隻要你開口,我就願意給你。”

“這是一份信任。”

鐵血咧嘴一笑,走過去重重拍了一下王超的肩膀,嘴裡讚歎一聲到:“好小子,有大將風範!”

“實話告訴你,這顆丹藥是我替元帥討要!”

“小超,告訴你一件事實,本來我不應該告訴你,元帥也對我們下了封口令,但是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

王超突然的來了精神,鐵血的兩句話立刻讓他察覺到了一絲絲的不對。

很顯然,當年的事情還有一定的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