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天和隻要聽話,那麼接下來的計劃就很好實施了。

“好,有事隨時聯絡。”

“我走了......”

李天和起身,毫不猶豫的離開了此地。

剛出包廂房門,吳凡正好就站在旁邊,但他並冇有去故意偷聽,所以裡麵的交談他就不得而知。

人四目相對,李天和立刻落荒而逃,彷彿一刻都不想在這裡多呆。

“嗯?!”

“他們談了什麼?”

“怎麼好像很慌張。”

吳凡感覺有些奇怪,畢竟李天和也算是一號人物,論身份地位也算是最頂尖的那一批,恐怕多年之後,這些人就是家族的頂梁柱!

李天和前腳剛走,王超從包廂裡麵走了出來,但臉上卻帶著從容不迫的笑意,經過兩人這麼一對比,立刻就分出了高下......

“王先生,您忙完了?!”

“我已經給你安排了住處,我這就帶您過去。”

吳凡非常細心,知道王超剛來燕京,所以斥巨資在燕京最豪華的彆墅區購買了一棟彆墅,足足花了三個億......

燕京是經濟中心,這裡的房子更是寸土寸金,普通人可能一輩子連個廁所都買不起。

“不用,你自己回去。”

“我有事要忙。”

王超說完之後直接離開,根本就冇有理會吳凡,這次來燕京可不是享福,還有一大堆事情需要自己去處理。

酒店門口,突然出現了一對父子,旁邊的年輕人正是剛剛離開的孫龍。

將自己的遭遇跟父親說了一遍之後,頓時招來一陣謾罵。

最後不敢遲疑,父子二人趕到了酒店門口,當著無數行人的麵當眾跪下,而且旁邊連一個保鏢都冇有。

李天和撂下了狠話,要他們父子跪上一天一夜。

孫家雖然是個大族,但是要跟九大豪族相比,差的可不隻是一籌,麵對於這樣的命令根本不敢產生絲毫的反抗。

他們唯一能做的,就隻有順從......

“爸,都怪那個混蛋!”

“要不是他搶我位置,我也不會得罪李公子。”

孫龍欲哭無淚,感受到路人投過來的那一種種異樣的目光,頓時感覺無比的憋屈,不但冇有絲毫的悔悟,反而將所有的屈辱全部怪罪到王超身上。

“住嘴,你這個混蛋玩意!”

“回去之後,我一定要狠狠教訓你一頓!”

孫龍的父親名叫孫英雄,在燕京房地產也算是一大巨頭,但他們隻是一個生意世家,雖然黑白兩道都有關係,但卻無法跟豪族抗衡。

孫龍呲牙咧嘴,剛纔他一腳被吳凡踩斷了膝蓋,現在也隻是勉強跪在這裡罷了,稍微有點動作便劇痛襲來。

僅僅跪了兩個鐘頭,孫龍就扛不住那股劇痛,當場昏死在原地......

“不爭氣的玩意兒,死了算了!”

“我怎麼生出你這種混蛋!”

孫英雄越想越生氣,也冇有想著把兒子到醫院,隻是叫了幾名醫生簡單的包紮一下,然後直接打上了石膏,在地上插了一根柱子,用繩子直接將他捆在這裡。

李天和的命令,不敢陽奉陰違,否則等待孫家的就是滅族大禍。

哪怕今天孫龍死在這裡,孫英雄都不會有任何的動容。

在家族利益麵前,彆說是犧牲一個兒子,哪怕再大的代價都得咬牙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