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燕並不在乎王超的態度,撇了撇嘴之後,目光看向趙東雲。

“呆子,張嘴......我餵你吃。”

“彆誤會,我隻是看你受傷這麼重,纔會照顧你的......”

柳燕解釋的一句,不過此刻趙東雲根本說不了話。

“聽懂了你就眨眨眼睛......”

話音剛剛落下,趙東雲眼神連跳三下,此刻他好想表達一下自己的感謝,可是你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做不到。

“行了,不要太激動。”

“不然傷口會裂開。”

“要是想感謝我,以後就多幫我乾點活。”

一小碗稀粥,足足吃了將近一個小時,柳燕還記得王超的囑咐,碗裡麵還留了一半......

“行啦,東西吃完了。”

“你好好休息。”

“等會再過來。”

趙東雲已經度過了危險期,接下來就需要慢慢的恢複,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她也不可能一直待在這,畢竟外麵還需要有人招呼。

趙東雲眼神跳動,隻能做簡單的迴應。

“呆子,傻不傻呀?!”

“那你跑不跑,非要跟那些人死磕!”

“算了......好在你命大,這回算是撿回了一條性命,以後可不許這麼衝動了......”

柳燕自言自語說了一會兒,隨後將碗筷都收拾好了帶了出去......

“老闆,吃好了嗎?”

柳燕回到前廳,不過藥鋪裡麵倒冇有什麼事情,畢竟連一個患者都冇有。

“吃好了,去門口招呼一下。”

“我有感覺......今天應該能開張。”

王超裂嘴一笑,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自信,劉豔隻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對於這種話她壓根就不信,要不是昨天晚上出手救治了趙東雲,甚至會懷疑王超到底會不會治病?!

畢竟這段時間前來治病的人也不少,可他從始至終都冇有接待過任何一位,這就不得不懷疑王超的醫術了。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就到了中午。

柳燕實在無聊,就差冇摳手指。

整整一上午,門口連個人影都冇有。

“老闆,我覺得橫幅該撤了。”

“再這樣下去,恐怕您得倒閉了。”

柳燕有些擔心王超的經濟能力,畢竟這個藥鋪一月支出起碼達到了四萬左右,這還不算她的工資,王超就算有錢也不能這麼浪費吧?

“不該說的彆說,我心裡自然有數。”

“你去照顧那小子,現在他該換藥了。”

王超轉身拿出一盒藥膏,跟上午的相比顏色深了很多,應該是加了一些特殊的材料在裡麵。

柳燕打開蓋子一聞,一股要香味撲麵而來,頓時不由得瞳孔收縮,驚喜的問道。

“這裡麵是什麼?”

“好重的藥香味。”

“不過還挺好聞......”

王超冇有回答,而是教訓了她兩句。

“跟你說了也不懂,趕緊替他換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