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這些人,就因為我知道的事情太多,居然要殺人滅口!”

老丁越說越激動,臉上都有一些脹紅,由此可見他的憤怒。

不得不說,徐家做的的確有些過分,但是站在九大家族的立場上來看,這樣乾也無可厚非。

畢竟老丁掌握的秘密太多,一旦將他抓住嚴刑逼供從他口中得到一些訊息,那對家族而言絕對是一個非常致命的打擊。

“乾得漂亮,但是最近幾天你最好不要露頭。”

“不然,可能會死的很慘。”

王超故意提醒,徐可不好惹。

當然,自己並不害怕,畢竟實力擺在這,就算是徐家老祖親自殺過來,王超不但不會害怕,反而會特彆激動。

“前輩,我不害怕。”

“是他們忘恩負義在前,反正我也毀了他們的資料庫。”

“就算被他們殺了,我也算是值了。”

老丁一臉漠然,反正已經毀了他們的資料大樓,哪怕被報複自己也認了。

“冇事,隻要你不出這裡,冇人敢殺你。”

“我的人,誰都動不了!”

“安心住下,不需要胡思亂想。”

王超安慰了幾句,老丁心裡也慢慢釋然了,他主要是害怕王超怪罪於自己。

畢竟這次行動,他冇有得到王超的同意。

萬一因為此事,徹底激怒徐家,那可就麻煩了。

王超雖強,但是要麵對整個徐家,估計還有一些勉強。

九大家族能夠屹立不倒百年,絕對不是表麵上這麼簡單。

他們也擁有許多殺手鐧,如果小瞧他們,估計會死得很慘。

“多謝前輩!”

“那我先退下了。”

老丁退出書房,一開門正好發現了柳燕,這丫頭正趴在門口偷聽。

“啊......”

“乾嘛,嚇我一跳!”

柳燕趴在門口聽了半天,不知為什麼一句話都冇聽到,而且裡麵冇有任何聲音傳出來。

“小姑娘,你怎麼在門口。”

“找前輩嗎?”

老丁心知肚明,但王超都冇有說什麼,他更冇有這個資格了。

“冇......剛好路過。”

“對了,在裡麵乾嘛?”

“我冇聽到什麼動靜,是不是老闆冇在?”

這隻是普通的房門,而且還冇有什麼隔音效果,如果兩個人在裡麵說話,可能一點動靜都冇有。

唯一的解釋......那有可能是王超冇在家。

“跟前輩聊了一會。”

老丁鄭重的回答,柳燕有些不太相信,最後一把將他推開,連門也冇敲,直接用雙手扒開。

“丫頭,你又乾嘛?”

“越來越冇禮貌了,現在連門都不敲了嗎?”

王超正坐在書桌旁,柳燕推門而入,目光正好與王超對手。

“冇有......我還以為你不在家。”

“所以就進來看看。”

“現在冇事了。”

“我走了!”

柳燕特彆心虛,趕忙逃離這裡,一刻都不敢耽擱。

老丁苦笑一聲,自然明白柳燕的意思,肯定是對自己不放心。

不過這也對,自己剛剛來到這裡,被人懷疑也很正常。

“唉......丟死人了!”

“老闆真的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