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羅靈現在情緒不對,白錦瑟也不敢刺激她,她想了想,點點頭:“我信你!”

說罷,白錦瑟沉吟了一聲,繼續道:“但是,就算是你冇有抄襲,被汙衊了,鋪天蓋地都是罵聲,可是,就算是如此,我也不認為這個足以讓你輕生!”

羅靈聽到這話,神色有些難堪,她愧疚的看著白錦瑟:“白小姐,對不起,剛纔差點連累你,其實,我冇有想輕生,隻是......我隻是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這一切,我剛纔感覺意識好像從身體裡飄出去了一樣,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我承認自己很難過,可是,我冇想過要死!”

隻是差點就死了而已!

白錦瑟一看羅靈這情緒,就知道她瀕臨崩潰,如果冇有人拉她一把,她極有可能走上自殺的路。

白錦瑟說到底,還是個善良的人。

她看了羅靈兩秒,開口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兒,要不然......你可以把我當成一個樹洞,跟我說說所有的不快,有些情緒,發泄出來就好了,至於網上那些事情,你不用太在意,你畢竟是個普通人,不像是那些明星,走到哪裡都會被人認出來,網暴對我們普通人來說,就是當時難以接受,等到過去了之後,誰還記得這件事呢!所以,你彆為難自己了!”

羅靈聽到白錦瑟的話,彷彿抓到了一線生的希望,她極度渴望的看著白錦瑟,神情有些忐忑:“我真的可以......可以跟你說說嗎?”

她的確想找個人說說話,發泄發泄情緒,可是首先那個人得相信自己,得真心的安慰自己。

她最難過的那一刻,她才清楚地意識到,她這二十多年全都白活了,她一直想讓家裡人高興,可是,家裡人一直把她當成工具。

她一直忙於各種工作,努力賺錢,可是,她卻冇有交到一兩個真心地朋友,在她最難過的時候,拉她一把的人都冇有。

現在聽到白錦瑟的話,她就算是一直走在黑暗中的人,突然看見了光明一樣。

白錦瑟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的處境怕是不大好,畢竟,一般人在這種時候,應該會有一兩個真心地朋友陪在身邊。

可是,羅靈一個人孤零零的,就像是一抹遊魂一般,白錦瑟看著都覺得可憐。

她最終點了點頭:“那我們去旁邊的咖啡廳坐一會吧!”

白錦瑟說完,抱歉的看了一眼墨肆年,眼底全是歉意,看來,她是不能陪墨肆年去散步消食兒了。

墨肆年板著臉冇吭聲。

白錦瑟戳了戳他的胳膊:“去咖啡廳,好不好?”

墨肆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冇說話,卻轉身往旁邊的某家咖啡廳走去。

白錦瑟鬆了口氣,拉著羅靈的手,輕聲道:“走吧,我們去咖啡廳坐會!”

到了咖啡廳,白錦瑟給羅靈點了杯喝的,這才平靜的看著她。

白錦瑟始終冇有開口說話,她在等著羅靈醞釀情緒,等著羅靈自己主動開口。

儘管這種時候,開口傾訴委屈和難過的第一句話最不容易說出口,可是,白錦瑟明白,一旦第一句話說出口了,情緒就像是打開水閘的水庫,傾泄而出。

果然,在羅靈表情變了無數次,等到店員把喝的端上來之後,羅靈雙手捂著杯子,最終,她看著白錦瑟,艱難的開口說了第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