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司洛的解釋,幾個守衛暗暗的鬆口氣。

人家是少爺,有什麼怪癖,他們做手下的能做的隻有滿足,所以不出片刻,在司洛的麵前擺放著整整齊齊的三套守衛衣服,那幾個保鏢則光著膀子,無措的站著。

草叢邊,在那三個守衛脫衣服的時候,戰墨深已經牢牢的蓋住白卿卿的眼睛,防止她看到什麼不該看到的東西。

“現在你們可以回家了,有什麼事情我會處理的。”司洛命令道。

“是,司少爺。”三個光著膀子的漢子,連忙離開。

確定他們都走遠了,司洛這才朝著草叢輕輕的喊道:“你們出來吧!”

白卿卿,戰墨深和科曼從草叢出來,他們開始快速的換上守衛的衣服。

因為白卿卿瘦,所以可以不脫下原本的衣服,直接穿上守衛的衣服。

等到一切準備妥當,三人朝著司家主宅的方向走去。

“你們三個到時候站在我的身後,我會說你們三個是我的保鏢,可以嗎?”司洛問道。

“嗯,我們會配合你的。”戰墨深同意下來。

閒聊間,三人已經來到了司家主宅,司洛的身份擺在那邊他可以暢通無阻的走進客廳。

“少爺,您剛纔是去哪裡了,讓我一頓好找啊。”管家走上前說道。

“去外麵透口氣而已,乾嘛,我還能飛走不成?”司洛環顧四周,開口問道:“司從霜那個丫頭呢,去哪裡了?”

白卿卿看著司洛長得那麼萌,可以做起事情來老氣橫秋的,隻覺得真是可愛呐。

“司小姐在書房,老爺病了,最近公司的事情都是交給司小姐處理的。”

“原來是這樣,想來她也是很忙的,我打算去看看叔叔,你們不用通知她了,免得打擾她的工作,到時候我可就成千古罪人了。”司洛說罷,直接朝著二樓走去。

四人暢通無阻的來到四樓,在司星津的門口也站著幾個守衛,真是夠嚴格的,白卿卿心想,這一次若非是有司洛幫忙,隻怕他們是真的走不到這裡。

司洛打開房門走了進去,白卿卿也想跟著進去,但是卻被守衛攔在外麵。

“你們乾什麼?這三個是我保鏢,你們憑什麼要攔著?”司洛氣呼呼的說道。

“少爺,您進去可以,可是這三個人是外人,進去不太好吧,畢竟家主目前的情況有點糟糕。”守衛開口說道。

“他們都是負責保護我安全的心腹,叔叔的情況不會隨便和外麵的人說的,你們也知道我當年就是太過於放心纔會著了我姐姐的當,怎麼,現在還要重現一次當年的場景嗎?”司洛不滿的說道。

“這,當然不是。”守衛忙開口說道。

“那就給我滾開。”司洛小小的身體,一把推開守衛,然後和白卿卿,戰墨深一起走進叔叔的病房,馬上把門關上。

白卿卿看著躺在床上的男人,心中湧出一股親切來。

這一位就是經常和戰墨深作對,被戰墨深視為非常可勁的對手的司星津嗎?為什麼她覺得對方非常熟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