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靈坐起來問:“現在的食物都有什麼?”

大巫回答:“草根、獸肉、還有一些魚。”

“嗯……”水靈點點頭,也就這些了,估計他們都找不到能吃的植物。

現在蓋房子不用愁了,下一步就是教他們認識植物,哪怕是啃樹皮也好。

大巫到爐子那裡掀開陶罐上蓋著的木頭蓋子,裡麵冒出熱氣。

水靈嗅到了肉的味道,“這是肉湯?”

大巫點頭,“嗯,昨天有孤狼跑到這裡,他們給打了,雖然肉不多可也是糧食。”

水靈從揹包裡拿出從山上順來的碗,“嚐嚐看,估計不會好吃。”

大巫側目,“你這是吃過山珍海味的人,我來這裡吃過最好吃的就是烤野豬,把肉烤的流油,切下一片在鹽巴碗裡蹭蹭就吃,可香了。”

水靈訕訕一笑,冇錯,這個時期能有帶鹽味兒的烤肉就很美味了。

她問道:“等有時間我再去山上看看,那裡的人不可能不吃鹽的,一定有鹽礦,或者製鹽的方法。”

大巫點點頭,“嗯,我們儲備的鹽不多,現在天冷所以食物很好儲存,但是天氣熱了就隻能眼睜睜看著食物腐爛。”

水靈低頭喝了一口湯,微微的鹽味兒,肉香又混著一股子土腥味兒,她可不好意思吐掉,權當是熱水喝了。

仙九和阮靈倒是喝很開心,水靈懷疑她們根本就冇吃過好吃的。

幾人又閒聊了一陣便睡下。

第二日一大早就被人吵醒,外麵又開始了熱火朝天的蓋房子。

水靈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出了房屋看見大夥呼呼喝喝的挖泥土、扛木頭。

這裡的人分工明確,對阿獸說的話也無條件服從,可見阿獸現在儼然是個王者了。

水靈好奇的問跟出來的大巫,“族長他們都不管事兒嗎?”

大巫說道:“都是老頭子了,管什麼呢?現在需要年輕人去打拚。”

水靈點點頭,這話倒是很對,不過這些族長能意識到這些還真是聰明。

大巫看向水靈,“你要做什麼?”

水靈挑眉,以為她懷疑有什麼不軌。

“我不想做什麼,就是現在趁著還冇下太大的雪,去尋一些能吃的植物。”

“如果一直吃肉,腸胃也受不了,也會缺乏維生素。”

大巫歎口氣,“我們那個時代的維生素就小小的一粒,缺啥補啥。”

水靈笑道:“你的時代和我的時代不同,跟他們又不同,但我們身處這個時代,所以我們就用當代的方式來解決。”

大巫嗬嗬一笑,“你說的對。”

水靈不想多費口舌聊天,看見大巫院子裡有籮筐就背起來。”

阮靈和仙九有些緊張,眼巴巴的看著水靈。

水靈笑道:“你們不累就跟上。”

“好!”兩人立即跟上,仙九依然是揹著繭子。

水靈猶豫了一下問:“會不會凍壞了寶寶?”

仙九搖頭,“不會的,我能感覺到。”

“好。”不會凍壞就好,水靈放心的點點頭。

她準備去右前方的樹林,那裡看著還鬱鬱蔥蔥的,離那邊的山比較遠。

三人也冇吃東西就出門了。

燈到了樹林的時候,水靈驚喜的發現這裡是一片落葉鬆,隻是上麵很少也綠葉掛著,地麵的薄雪下麵有厚厚的鬆針。

她用匕首削了一根棍子在落葉裡戳來戳去。

仙九好奇的嗯:“找什麼呢?”

水靈笑道:“我找找有冇有什麼坑,不然掉下去會燙傷。”

“嗯?”仙九和阮靈對視一眼,倆人都冇明白,這麼冷的天怎麼可能會燙傷?

水靈說道:“這裡是鬆針混合了彆的樹葉,如果有深坑,樹葉腐爛會釋放熱量。”

“我們表麵看不出什麼,實際上坑底已經在燃燒了。”

兩人恍悟的點點頭,這個道理還是懂得。

水靈一邊戳地麵,一邊往上看,想著有冇有倖免的鬆塔。

結果到一顆大樹那裡就停下腳步,她興奮的說道:“等我,我上去看看。”

阮靈抬頭看了一眼,看見了一個大樹洞,洞口光滑,應該是有動物經常進出。

她說道:“小心點,應該有動物。”

水靈點頭,放下籮筐爬了上去。

到了大樹杈那裡,她往裡麵看了看,又用樹枝戳了戳,裡麵冇有任何動靜。

她索性伸手進去摸,片刻後抓出一把乾蘑菇和乾果子,還有不少的鬆子。

“這是個鬆鼠的窩,但裡麵冇有鬆鼠。”

阮靈說道:“你扔,我接著。”

她抱起筐準備接東西。

水靈一下子想起自己玩過的古老休閒遊戲,就二十鬆鼠接蘑菇、鬆子的。

她喊道:“準備好,我扔了。”

水靈一把一把的往下扔,冇想到掏了一個窩能把直徑六十左右的筐填滿三寸高。

仙九拿起一個果子乾塞進嘴裡,咬了一口就眯起眼睛,“好好吃,酸酸甜甜。”

水靈剛要下來,抬頭又看見上麵有個鳥窩,於是繼續爬。

到上麵看見鳥窩裡有一個兩節的蛋殼,三個有裂隙卻冇有孵化的蛋。

她拿起一個蛋,蛋很輕,裡麵的鳥已經腐爛掉。

“難道這鳥媽媽帶著一隻鳥寶寶走了?”

水靈冇找到什麼好東西,準備下去的時候看見鳥窩旁邊有一塊汙垢,仔細辨認後發現那是雛鳥死亡後腐爛的痕跡。

“不會吧?鳥媽媽直接跑路了?”

水靈眉頭皺起,心裡非常的納悶,她的視線掃過遠處的山後又豁然開朗。

一定是那邊的磁場有問題,導致敏感的動物大遷徙。

那樣的話……表示這樹林裡所有的窩都是無主的,自己可以隨便掏。

她立即下樹,說道:“這裡的動物都跑了,我們可以多找鬆鼠的窩,它們的窩裡都會有糧食。”

“好。”阮靈點頭。

仙九納悶的問:“為什麼要跑呢?”

水靈覺得她們應該能知道點什麼,於是問:“你們山上有冇有做過用磁場驅趕動物?”

仙九點頭,“有,山上的老鼠多,每年都會用聲波驅趕老鼠。”

阮靈一拍巴掌說道:“我想起來了,我記得又一次聲波音量冇調好,會不會是因為這個把動物都趕走了?”

水靈剛要點頭,但很快臉上的笑容就僵住,她乾巴巴的說道:“好像不是全部,你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