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秦可心和黎夢震驚的看向了顧清墨。

在他們看來,白婧柔和林伊然的關係已經在明處了。

林氏集團和me服飾合作的新品釋出會,邀請白婧柔是多此一舉。

比起秦可心和黎夢的不理解,在沙發另一旁的林伊然卻欣然接受:“她會來的。”

秦可心急了。

她在林伊然的麵前來回踱步,終於停下腳步看向林伊然:“伊然,她可是你的情敵!搶了你的老公,搶了你的位置,你怎麼同意顧總邀請她!”

情敵?

林伊然自嘲的笑了下。

白婧柔在她的世界上,從來都不是情敵的存在。

她搖了搖頭,直接戳破了白婧柔的計謀:“即使顧總不邀請她,白婧柔依舊會派她的人過來的。江邊場地她已經費儘了心思,你認為她會讓新品釋出會順利進行嗎?”

秦可心皺著眉頭還在思考著林伊然的話。

在一旁的黎夢卻瞬間就明白了,“你們想把白婧柔放到明處,然後等著躲在暗處的那個人動手?”

“白婧柔很討厭伊然,她如果冇什麼計劃,不會來看釋出會成功的那一刻。她敢來,就說明她想親眼看到釋出會被她的人毀掉的那一刻。”

顧清墨側過頭看向林伊然,兩個人相視而笑,已經懂得了對方的心思。

林伊然低垂著眼眸,看來顧清墨和她的想法是一樣的。

.

幾個人在包間等了很久,也冇等來厲寒軒。

厲寒軒口中的十分鐘就到逐漸變成了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直到結束。

顧清墨聳了聳肩,還在替厲寒軒找著藉口:“可能他是有什麼事在忙。”

“也許吧。”

林伊然笑了笑,告彆了顧清墨和秦可心,又將黎夢送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等紅綠燈時,林伊然的眼底才一閃而過一絲異樣。

她拿出放在一旁的u盤,在手裡轉了幾下。

這份u盤的秘密,放在厲家慈善晚會的大螢幕上,不知厲家爺爺會作何感受?

比起他密謀林繼偉害死外公,這份u盤也隻是讓他丟些臉麵罷了。

林伊然緊緊的將u盤握在手裡,即使被u盤尖銳的邊角紮到了掌心,林伊然也冇有鬆開手。

放在一旁的手機吵鬨的響了起來。

鈴聲讓林伊然瞬間回過神。

紅燈早已變成綠燈許久,她卻還隻是愣在原地。

起車離開後,林伊然才用藍牙接通了電話。

慌亂之間,她並冇有看到來電顯示,“你好,我是林伊然。”

“林小姐嗎?厲總在蔚海酒吧喝多了,我們這邊隻能通過他的緊急聯絡人聯絡到你,麻煩你過來接他一下,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