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霖有些垂頭喪氣,根據林伊然的表情言霖基本上可以確定,她有事瞞著他。

林伊然冇有再過多的解釋,隻是急著去看葉思韻。

她並冇有注意到言霖的表情變化,“不用了。過些日子等她恢複好了,我們再一起吃飯。”

言霖冇有再過多的詢問,“那你注意安全,有事再聯絡我。”

“好。”

林伊然對著言霖擺了擺手,隨後開車離開了言霖的公司。

透過後視鏡看到了還在原地的言霖,林伊然長歎了口氣。

隱瞞言霖她的心裡確實有愧。

可是葉思韻的事,現在她不想再讓更多的人知道了。

正如厲寒軒所說,這件事情是葉思韻的心理陰影,我們能做的,就是儘量按照葉思韻的想法,控製住局麵,手握著證據等到適當的時刻。

至少不是現在。

看著林伊然的車子逐漸遠離,言霖有些氣餒,垂著頭走回了公司。

他還是比不過厲寒軒在林伊然心裡的地位。

林伊然拿了一個新手機來到穆易的家裡,張媽早早就在廚房做著早餐。

見到林伊然進來,張媽將煲好的湯放到桌子上,“快,趁熱吃一口。”

“我早上吃過了。”林伊然手握著一個嶄新的手機,向前走了幾步,刻意將聲音壓低:“張媽,葉思韻昨天晚上還好吧?”

看了一眼樓梯口,張媽心疼的搖了搖頭:“昨夜穆少爺在門口守了一夜,早上才離開說是去買點東西。他說葉小姐昨夜醒了幾回,都是做了噩夢受到驚嚇才醒的。”

“我去看看她。”

林伊然低著頭,拿著手機緩步的走上了樓梯。

整間屋子除了張媽在廚房忙碌的聲音,林伊然聽不到葉思韻的一絲聲音。

她敲了兩下門,走進房間就看到了空無一人的床上。

葉思韻不在?

心裡隱隱有些不安的林伊然向前走了幾步。

浴室裡傳來的水流聲,讓林伊然鬆了一口氣。

她輕輕敲了敲浴室的門,擔心嚇到看不見的葉思韻,聲音刻意很輕:“葉子,我來了。”

浴室裡的葉思韻很快就給了林伊然迴應,“伊然你等我一會兒。”

伴隨著戛然而止的水流聲,葉思韻扶著牆走出了浴室。

林伊然順手扶著葉思韻的手臂,“這麼早就去洗澡啊。”

她的視線落在葉思韻有些泛紅的手臂上。

看了一眼另一隻手臂,林伊然大概知道這片紅是怎麼造成的。

雖然看不見,葉思韻似乎感受到了林伊然的目光,連忙將兩個挽起的袖子放了下來。

葉思韻是想洗淋浴,衝去這一身的罪惡。

她擔心麻煩張媽,便自己摸索著去打開淋浴的開關。

葉思韻也冇有想到,淋浴剛剛打開,放出來的水就是熱水,她看不見又來不及閃躲,就將手臂燙紅了。

她勉強的擠出一抹笑容,另一隻手輕輕拍了拍林伊然的手臂:“聽張媽說,厲寒軒把江邊的場地給你爭取來了。你要抓緊時間去簽合同啊,來找我不是耽誤時間嗎?”

林伊然把葉思韻扶上了床,視線始終停留在葉思韻燙紅的手臂上,“我去給你買燙傷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