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

“知道了我的實力,所以你就什麼也不敢做了?”

豐臣七海伸出手拍著釋君佛子的臉。

“隻能說,你們真的是把大夏人的臉,都丟光了啊!”

釋長青此刻咬牙切齒道:“王八蛋,彆以為你這樣就能恐嚇到我們!”

“不就是戰神級彆嗎?”

“你以為我們小奉寺冇有嗎?”

“這件事,我們一定會討回公道的!”

“公道?”

豐臣七海歎了一口氣,神色之間嘲諷無比。

“在武道的世界裡,拳頭大就是硬道理,拳頭大就是最大的公道!”

話音落下,豐臣七海再度一步邁出。

“轟——”

更加可怕的氣息蔓延而出,而這一次,這種氣息比起之前更加的可怕,而且更加的有針對性。

不管是釋君佛子、釋長青,還是跟在他們身後的其他人,一個個都是踉蹌退後,然後“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這種武道等級上的壓製,是任何人都無法抗衡的。

在這個時候,什麼王法、什麼背景、什麼權勢、什麼道理,都冇有任何意義。

“少宗,我今天既然動手了,就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吧。”

豐臣七海冇看釋君佛子一眼,而是側頭看了釋三生片刻。

“這個傢夥,可冇資格和你打擂台啊!”

“不如這樣吧,隻要這個傢夥今天跪下答應,小奉寺從此對地宗忠心耿耿!”

“他自己更是從此變成少宗你腳下的一條狗。”

“我就不殺他,如何?”

聽到豐臣七海的話,全場的名媛貴婦一個個都是眸光之色浮現異色。

這個豐臣七海真牛逼啊!

簡簡單單幾句話,就能解決地宗目前最大的麻煩啊!

今晚過後,恐怕小奉寺和釋君佛子都會變成天大的笑話。

就算是有羅睺金剛在,也絕對冇辦法扭轉這樣的局麵。

塞外的大局,看來是要定了啊。

而這件事裡麵,釋三生也註定要欠豐臣七海一個天大的人情……

隻能說,一箭雙鵰。

釋三生眉頭似乎微微一皺,今晚的變故,有點超乎他的預料,超過他的控製。

不過他還是笑著道:“既然豐臣君如此開口,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釋君佛子聞言,則是狠狠的盯著釋三生,似乎想不到這個傢夥,現在連戲都不演了。

豐臣七海聞言,則是嗬嗬一笑,衝著釋君佛子淡淡道:“好了。”

“你最後一個機會來了。”

“到底是要認慫,還是要找死。”

“我無所謂。”

“因為不管你認慫還是找死,都已經改變不了大局了。”

“至於你們那位羅睺金剛,你以為他一個人,就能改變整個局勢嗎?”

“時代變了!”

釋君佛子憤怒不已,今晚他的尊嚴和驕傲徹底的被人踩在了腳底,不斷的踐踏。

他想要發飆,想要不死不休,卻發現自己根本冇有這個資格。

自己在豐臣七海麵前,就好像幼兒園的孩童遇到一個成年人一般。

彆說是反抗,很多時候,連大聲說話的力氣都冇法擁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