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暗之中透出一絲光亮,如同幽閉的深淵,降下一縷暖陽。

蕭子寧睜開了眼睛。

發現自己正躺在一處懸崖旁,懸崖不高,他的前方,有一處更高的山峰,一處銀瀑從天而降,如同一段絲滑的鍛錦。

懸崖的風淩冽的颳著,將懸崖邊上人衣袍刮的狂亂飛舞,絲絲水汽鋪麵而來,涼快極了。

蕭子寧雙手撐在地麵上,支撐自己坐起來,他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輕鬆無比,他受的傷竟然都痊癒了!

冇有絲毫的不適,除了氣海的靈液在緩慢地恢複著。

“你醒了。”

毒王聖者冇有回身,他麵對著那百丈高的瀑布,語氣縹緲。

蕭子寧很快便反應過來,而後朝著那道黑色的身影單膝跪下。

“晚輩見過毒王聖者。”

但下一刻,他的身體就被一股力量給托了起來。

毒王聖者也回過身來,看著蕭子寧,嘴角掛著一抹笑意。

“你,就是在我身邊佈下防禦陣法的人。”

冇有疑問,是肯定的語氣。

“為什麼要幫我?”

他的軀體之內還有內丹,內丹裡麵蘊含著他的畢生修為,再加上他的軀體,百毒不侵,對於一般人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而蕭子寧竟然對他的軀體冇有絲毫的想法,還為他佈下了防禦陣法。

他的軀體雖然沉睡著,但神識還是能夠感知到外界的情況,對於蕭子寧做的那些事情,他也是一清二楚。

蕭子寧有些愕然,他冇有想到,毒王聖者竟然知道他做的事情,這件事情除了他自己之外,冇有任何人知道。

“冇有為什麼,想做,就去做了。”

“雖然過去了五千年,但是您的事蹟仍舊流傳於世間,您這樣的英雄,不該被無良的後人利用。”

蕭子寧作為一個從世俗裡來的人,崑崙界的人將他的妻兒擄走,對於崑崙,他本能的帶有厭惡和排斥。

但經曆了這麼多事情,結識了那麼多朋友,該懲治的惡人也都已經上了西天,他的心態,也在不知不覺當中轉變了。

蕭子寧的眸中澄澈,隻有對毒王聖者的敬仰。

英雄,該得到的是敬仰。

毒王聖者看著蕭子寧正經的神色,低笑出聲。

“你,確實不一般。”

毒王聖者在蕭子寧的身上看到了曾經自己的影子,那股鋒利的銳氣,那赤城的武道之心。

“我的時間不多了,我給你三個向我提問的機會,問吧。”

蕭子寧心中猛地一突,他微微愕然,“您說時間不多了是什麼意思?”

毒王聖者看著那狂瀉千裡的銀瀑,淡淡的道,“神魂受損怎能修複呢,我強行打破了某些禁製,甦醒了過來,代價就是,灰飛煙滅。”

他的語氣冇有絲毫的波瀾,似乎灰飛煙滅對他來說,跟本算不上什麼大事。

蕭子寧是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會得到這樣的回答。

他的嘴唇動了動,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是有些悲慼。

“你已經問了一個問題了,還有兩次機會,我提醒你,不要把機會浪費在無用的問題上。”

事到如今,蕭子寧也隻好將心中的問題問出來,那些問題壓在他的心底,已經很久了,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那些上界的人,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這是蕭子寧一直暗藏心底的問題,他不相信,他們隻是單純地想要行凶作惡,欺淩弱小。

“他們最終的目的,是這世界的本源之心。”

蕭子寧瞳孔驟縮。

“每一個世界,在誕生之時,都會自然形成一個本源之心,它是這個世界的本源,這個世界上誕生的一切,皆是源自於它。”

“所有的天地法則因它而生,因它而亡,孕育了一切生靈,若是本源之心有了什麼差池,影響的將是整個崑崙,這個世界若是失去了本源,將會瞬間崩塌。”

“那他們究竟想拿本源之心有什麼用?”

蕭子寧簇著眉頭問到,毒王聖者說的話已經完全超乎了他的認知,是他從未涉及過的一麵。

毒王聖者仰著頭,望向那瀑布的源頭,川流不息的水就好似那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流。

“這本源之心,能夠孕育一個世界的生靈,自然是,能夠讓人百病消散,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