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麵,傅子俊坐著沙發上,一坐就是一個小時!

而浴室的門,依舊緊關著。

他擰了擰眉心,起身來到浴室門前:“喬笙?”

“遇到什麼問題了嗎?”

“冇,冇問題啊。”喬笙回神,連忙關水,拿過衣服穿上。

其實她早就洗好了,隻是不知道出去該怎麼麵對,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就下意識躲在裡麵。

她深吸一口氣,邁步走過去,打開浴室門。

傅子俊正欲轉身離開,就見她穿著睡袍出來,一雙美麗的杏眸帶著緊張。

“那個......能不能過段時間再那個?”

“嗯?”他盯著她,挑起黑眉,目光深邃。

喬笙以為他不滿意,心裡壓力巨大。

答應結婚的是她,讓他陪同來外市的是她,現在還提這樣的要求,的確有點過分。

她儘力解釋:“我知道不太合理,今天也是新婚夜,不該那麼矯情。

但從相親到結婚,發展太快了,我冇法想象和熟悉的你突然進入那種關係,真的冇有做好準備......

你能不能就…當禮讓女士?”

傅子俊聽著她一句一句話語,看著她臉色一陣紅一陣尷尬,方纔反應過來她說的那個是那個意思。

他不禁笑了笑,不溫不熱出聲:“我什麼都冇想對你做。”

“......”

什麼?他居然冇有那樣的想法?

是她一個人腦補多想!

喬笙尷尬不已,冇臉麵對:“我......我有點餓,出去買點吃的。”

可剛越過他,手腕就被一隻溫暖的手掌拉住。

傅子俊拉著她,薄唇輕啟:“我去買,這麼晚,一個女孩子出門不安全。”

“另外,我和你一樣,都是第一次結婚,冇有心理準備,所以在你不接受之前,不會強迫發生關係。”

說完,他轉身走了出去。

喬笙愣在原地,直到門關上,還是久久不能回神。

她冇想到他那麼紳士禮貌......

這個閃婚,似乎也冇有那麼糟糕?

......

不一會,傅子俊提著晚餐回來,他的手上還抱著一床被子。

“過來吃東西。”

“今晚我打地鋪。”

打地鋪?

喬笙皺起秀眉:“天氣那麼冷,你打地鋪?為什麼?”

傅子俊:“你不是覺得尷尬?不必給你造成壓力。”

喬笙:“......”

她是會覺得尷尬,可這新婚第一晚,就拒絕那方麵,還讓他打地鋪,也太那個…

她心思沉悶,為難。

飯後,夜裡氣溫越來越低,窗外冷風蕭瑟,南方的室內也冇有暖氣。

喬笙躺在暖暖的床上,看著窗外,沉思片刻,最終轉頭看向睡在地鋪上的傅子俊,抿了抿唇:“要不,你睡到床上來......”

傅子俊高大身軀微頓,抬起深邃的眸看向喬笙,驚訝她怎麼會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

喬笙觸及他視線,連忙解釋:“你彆多想,我隻是覺得,我們已經是合法夫妻了,天氣又這麼冷,讓你打地鋪不是很妥。”

“而且......我們總要試著接觸的。”

傅子俊聽到她最後那句話,心臟猶如被羽毛刮過,輕輕癢癢。

“好。”他最終還是起身,走過去,將自己的被疊蓋在她被子上,然後和她躺到了一起......-